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市场 > 正文
分享
直播竞答能走多远? 记者:董忱       2018-01-23 标签:市场


▲近期最火爆的四大在线直播竞答平台。


“撒币”大战

“只要你答对12道题,就能拿到钱,随时提现。我撒币,我乐意。”13日,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拿出10万元给在线直播知识竞答平台《冲顶大会》当奖金。当晚9点,《冲顶大会》吸引了超过20万人参加,并因人数过多出现宕机,而直播竞答大战也开始点燃。

所谓的直播竞答,与以往如《一站到底》《开心辞典》等电视节目相类似——平台定点开直播,直播过程中参与用户均可参与答题,在10秒内答对12道题的所有用户即可瓜分当场比赛的全部奖金。如果推荐给朋友,用户还能获得复活卡,在答错或漏答时立即复活。巨额奖金的吸引,参与门槛的简单,再加上邀请好友获得复活卡的社交传播裂变,直播竞答平台瞬间火爆起来。

国内的直播竞答平台为了吸引年轻人参与,选择了最简单最直接的“撒币”大战:15日,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在当晚11点半把奖金提升到100万元;同一时间,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则把奖金拉高到101万元;16日晚,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则狂撒132万,将其2325分压轴场的奖金定为102万元,创下目前直播答题领域单场最高纪录。

此外,各大直播竞答平台还纷纷请来明星为其站台宣传,增加答题的娱乐性和可玩性。《冲顶大会》有王思聪的投资和杨幂的宣传,《百万英雄》请来了王凯和柳岩作为直播主持人吸引流量,《芝士超人》选择了汪涵、谢娜、陈赫和李诞作为出题官,而《百万赢家》则干脆直接选择和江苏卫视的《一站到底》合作,其直播主持人就是《一站到底》的主持人李好。

以《冲顶大会》为例,这是一款益智类全民竞答游戏APP,是“在线直播 + 互动 + 综艺 + 游戏”,全民性质的问答,每一局10万元的奖金,如果所有人都被淘汰出局,当期奖金将自动进入下一期游戏的奖金池。通过互动答题,超时或答错即退出游戏,通过答题冲顶成功就可以赢走奖金。账户里的奖金一旦超过20元人民币,即可提现到“支付宝”。

“一共80多万人在答题,我答到第六道题就被淘汰了,当时还剩下17万人。”济南大学的学生小唐说,这场答题奖池是20万,前几道题目还算简单,不过涵盖的范围很广,有娱乐的、健康类的、历史的、美食的、金融的等。答题中还用上了“复活卡”,邀请朋友注册,就能获得一张复活卡。最终有4万多人答对了12道题,平分了20万奖金,平均每人获得了4元多钱。

小唐应该是个新手,“老手”小李从去年12月底就开始“答题”了,最高的一天赚了700元,目前已经薅了1700多元的“羊毛”了。“刚开始是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闲着没事就一起帮着答题,一下子就迷上了。”小李已经下载过KKYY、花椒、映客、西瓜视频、冲顶大会等各种答题APP,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答题,“有的平台很过分,答到第11题了,突然断线了。有的答题开始前,突然涌进几百万人,才几十万奖金,怎么可能分得过来。”

小李说,“他遇到最崩溃的一次是,使用了3部手机,用了9张复活卡,最后终于有一个账户答对了12道题,结果分到手只有3元钱!100万奖金,居然有30多万人中奖,3元还不够我的流量费呢。”

仿佛一夜之间,直播答题就火了,从朋友圈刷屏到服务器宕机,可谓火得一塌糊涂。网上也出现了大量的“答题天团”,甚至连答题小程序都开发出来了。

乱象凸显

今年初始,各种网络直播平台陆续推出直播竞答,高额的奖金吸引了大批网友参与,然而在知识就是金钱这样诱人口号的背后,一系列乱象让人们对于这种模式前景开始担忧了。

花椒直播就因为旗下《百万赢家》答题题目出现漏洞,被北京网信办约谈。113日中午的直播竞答题目中,把香港和台湾作为国家列入了答案选项,引起网友抗议。随后,花椒直播平台首页上的《百万赢家》暂时下线。该平台在微博致歉:“香港和台湾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真的错了。”

无独有偶,114日晚,“江苏肉夹馍”词条登上微博热搜,不少人一头雾水。原来,当晚西瓜视频的直播中,将陕西特产肉夹馍判成了江苏,答陕西肉夹馍的都被判出局,“一题刷掉200万人”“原来肉夹馍是江苏的”,网友纷纷在微博上吐槽,表示不满。最终,该平台解释称是技术故障导致,送了参与者每人2张“复活卡”,并增开了一场直播。

有网友在微博贴出的截屏显示,110日,其在某直播答题平台答题时出现“翻车”,在其答到第5题时,在线人数只有3万多,但显示第6题却有12万人答对,随后主持人宣布故障原因答题暂停,10分钟后重新开始答题。但当主持人回来后,基本“无人在线”了,主持人直接宣布答题结束。

记者检索发现,有多人发布微博,公开质疑答题平台,在线人数和答题人数有“逆差”,而这将直接影响真正答题通关的网友利益,如数据造假,则存在被“隐形”网友摊薄奖金的“潜规则”。

四个直播竞答APP在手机里一字排开,市民焦女士在等待比赛开场时摩拳擦掌,希望能在这场烧钱游戏中获得些奖金,谁知比赛开始后尽是些刁钻古怪的难题:“官方曾给米其林轮胎‘添加’了哪个家庭成员?”“扑克牌中黑桃Q的人物原型是谁?”“美版恐龙战队的绿衣队员叫什么?”……“忙活了一晚上,一毛钱也没挣到,我又都把APP卸载了,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能答对。”焦女士失望地表示。

事实上,即使用户全部通关答对,也面临给平台赚足了人气,但自己却分不到几个钱的尴尬处境。从《百万赢家》的运营数据看,182020分场,虽然奖金高达100万元,但中奖人数却有114723人,实际每人分得的用户奖金仅有8元。

“由于直播竞答采用瓜分奖金的模式而非像电视台节目那样直接给具体数额现金,很容易有猫腻和造假的空间。”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每位参与者并不知晓与自己同场次获奖的有多少人,也不知道真实的参与数据,平台这种“既当球员又当裁判”的不透明机制很容易出现注水稀释单人获奖金额的情况。

而不少直播平台用户数据造假、网上大量出现的“答题天团”“开黑题库”乃至公然上线的作弊小程序也让直播竞答平台受到不少质疑。“有些平台连着好几道刁钻的题目竟然答对的正确率极高。”焦女士表示,这些都让人怀疑题库的公平性。

那么这场乱象初现,砸钱混战的直播竞答能火多久?激烈争夺、瞬息万变的市场也许很快会给出一个答案。相关专家表示,直播竞答只能阶段性地发挥吸引、激活并活跃用户的作用,“更何况,目前直播竞答同质化比较严重,模式容易复制,在各家争相入局的情况下,用户的热情和积极性很容易被消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