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分享
漱玉平民“闪电”引资 记者:董忱       2018-01-18 标签:深度


并购扩张业绩下滑

作为济南一家医药零售企业的漱玉平民在2002年横空出世,曾凭借“平价风”一举获得了济南市民的认可,在行业内部掀起药品平价的高潮,随后迅速占据了济南的医药零售市场份额。

据漱玉平民2016年提交的招股说明书看,此次募集资金10亿元中,拟投入5.08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公司将在未来三年以租赁店面的形式在济南、泰安、聊城等城市新增680家直营连锁药店,强化公司业务布局,提升盈利能力。

其实,作为山东省内知名连锁药店企业,近几年,漱玉平民一直处于“跑马圈地”状态,公司在2015年曾达到增设门店数量的高峰。随着加快扩张和流动资金的占用,业绩下滑也凸显。同年公司净利润也由2014年的6549万元大幅下滑至4123万元,下滑幅度将近4成。在2016年上半年,漱玉平民的新增门店数目也随之大幅缩水至28家。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12月,漱玉平民已拥有连锁门店1300余家,覆盖济南、泰安、聊城、烟台、临沂、淄博、德州、济宁、东营、潍坊、莱芜、枣庄、青岛等十多个地市。

翻看近几年的财务资料分析可以看出,自2015年以来净利大幅下滑的原因主要在于其多个销售区域出现亏损。其中,2015年度,公司旗下子公司聊城漱玉、德州漱玉、临沂漱玉、莱芜漱玉、东营漱玉、济宁漱玉、烟台漱玉等全部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度分别达到458.68万元、125.65万元、2701.90万元、90.22万元、888.65万元、565.48万元以及47.65万元,而临沂漱玉、莱芜漱玉、东营漱玉以及济宁漱玉在2016年上半年仍未扭亏。

由于漱玉平民大药房目前进行新店拓展的主要方式是并购重组,未来在扩张中也同样存在利润下滑的风险。

“我们已经看到风险,对于公司未来新的并购项目,也会充分开展尽职调查,有关并购后续整合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比如管理人员流失、商品品类是否符合当地消费习惯等,早已准备了一个周全而详细的措施。” 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文杰非常自信。

2016年启动上市计划的原因正是因为医药行业竞争的逐渐加剧,我们急需要募集一定的资金来尽快扩大经营,从而提升整体盈利。”

如此大规模的扩张,目的是占据更多的市场,但业绩下滑是一个不能回避的事实。

大举开店曾被认为是漱玉平民IPO过程中最重要的风险点之一。


▲漱玉平民与华泰大健康基金签订了股权投资暨战略合作协议。


上市未决面临危机

什么原因导致漱玉平民主动申请的IPO中止审查呢?

漱玉平民此次主动要求中止审查,与证监会政策收紧有一定关系。20176月,证监会明确表示,对于IPO企业存在短期缩减人员、降低职工工资、减少费用调节利润、放宽信用政策促进销售、利用隐形关联方及显著不公允的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等手段来粉饰财务报表的,坚决予以否决,并视情况进行专项问核、现场检查、采取监管措施、移送稽查等方式严肃处理。

显然,证监会的收紧政策对漱玉平民的上市增添了很大难度。

有了解医药零售行业的相关人士认为,在行业竞争异常激烈的情况下,各大零售企业都在争先拿资抢地盘,对已经排队一年的漱玉平民来说,在监管政策越来越严格,上市时间存在大量不确定因素的背景下,尽快抓紧拿到“真金白银”抢占地盘或许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李文杰说,“2017年底,随着上市审批制度的日渐趋严,拟上市企业过会率低至50%,一半上会企业都被否。我们主动申请中止审查原因是因为公司引入了华泰的投资,进行了战略调整,目前投资已经落实,工商变更现已完成。”

漱玉平民的快速扩张势必会导致各项成本快速增长,给资金链带来压力,之前招股书里也有过披露,存货周转压力已经很大了,对资金的渴求可想而知。这是漱玉平民着急寻找资金的一个主要原因。

另一个原因则是,在山东境内,虽然目前漱玉平民还排在行业龙头老大的位置,但随着近两年迅速崛起的山东立健,以及老字号的燕喜堂都对霸主地位虎视眈眈。

在漱玉平民上市悬而未决之时,获得大量融资的山东立健却突然在全省启动了大规模扩张,而其扩张的市场主要在山东中西部城市,这正是漱玉平民的“大本营”,对漱玉平民造成的威胁不言而喻。

201611月,山东立健药店连锁有限公司宣布获得天士力大健康产业基金5.8亿元投资,同时开始谋求上市。201711月,其收购了新华医疗旗下的淄博众康医药连锁有限公司,在山东省内的连锁药店总数达到1300家,对外公开宣布门店数量超过漱玉平民,但2017年末,漱玉平民公布的门店数量又超过山东立健,可见二者的竞争是多么激烈。

山东立健的乘虚而入,让漱玉平民措手不及,再任其扩张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立即筹措大量资金,“收回失地”才是漱玉平民最急需解决的严重问题。

面对山东立健、燕喜堂、医保城等企业的强力抢夺市场,漱玉平民若不能实现扩张与供应链水平的匹配,“行业老大”的地位将会动摇。

一方面急于寻找资金扩张,一方面证监会对其上市申请迟迟不批。

万般无奈下漱玉平民只能及时进行相应的战略调整,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我们主动申请的上市中止,是引入华泰基金的投资,但是未来,我们依然会重新启动上市计划,不过时间还未确定,会找一个最恰当的时间点。”李文杰介绍。

资金注入摆脱困境

在刚刚中止IPO申请之后,漱玉平民就“闪电”般与华泰大健康基金签订了股权投资暨战略合作协议。

此前,华泰大健康基金已经投资了国内多家零售药店,比如江苏艾迪药业、湖南怀仁大健康发展产业公司等。此次漱玉平民又为何垂青华泰呢?

“具体的合作金额不方便对媒体透露。”李文杰笑着说,但从其笑容上看得出,应该对此次的投资数目是满意的。

目前,华泰大健康基金给予漱玉平民的投资额度和持股比例仍然是个谜,但从该基金对其他几个医药公司的投资来看,给予安徽华人健康、浙江瑞人堂的投资额均为1亿元,给予百佳惠瑞丰的投资额则为1.2亿 元。从上述这些数据看,给予漱玉平民的投资额至少不会低于1亿元。

据了解,自2016年以来,华泰大健康基金率先在中国医药零售行业进行了布局,在医药零售行业的投资与并购整合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与资源。同时,在创新制药、医疗器械等垂直领域进行了产业链的布局,与渠道相结合,形成了大健康产业的投资生态圈。

“华泰大健康基金与我们合作,是看中了漱玉平民在山东的地位和发展前景。”李文杰说,“目前在山东省医药零售连锁行业,漱玉平民是华泰大健康基金唯一的合作伙伴。希望借助华泰大健康基金对医药零售市场整合的经验和在资本市场的专业性,为漱玉平民今后的发展提供重要的指导和帮助,漱玉平民发展的速度也将进一步加快。”

华泰大健康基金总经理曹群在签约仪式上也表示,华泰与漱玉平民“联姻”,将充分调动华泰证券集团的全业务链资源,对漱玉平民的上市和发展不遗余力地提供支持,为漱玉平民早日登陆A股市场,早日实现大健康的产业梦想,贡献力量。

李文杰告诉记者,此次华泰大健康基金入股漱玉平民,成为我们的股东,对漱玉平民来说都有着重大的意义,是漱玉平民快速健康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式的重要节点。华泰大健康基金注入的资金,将帮助漱玉平民夯实基础的同时,实现企业稳健、跨越性发展。

事实上,本次股权投资也是对此前“中止审查”(拟IPO企业)风波的有效回应。

筹到资金加大扩张会不会产生恶性竞争?“正常情况下一个药店服务的顾客至少是6000人以上,济南不到700万人,应该是有1000-1500家药店,现在济南市有2800家了,这并不是正常的现象。接下来,济南的市场将面临行业整合洗牌阶段。” 李文杰认为,“济南药品零售行业里,漱玉平民的药店数量占到20%份额就好。市场已经饱和,盘子就这么大,怎么“抢蛋糕”是最大的难题。”

李文杰说,比起竞争,医药零售企业间更需要的是一种竞合。

“肯定有竞争,但我们努力让这种竞争不会发展成为恶性竞争。它应该是正当合理的差异化竞争,而不是无序的恶性竞争。应该在品质上、服务上你追我赶,超越对手。”“在确保药品品质的基础上,始终保持低价。”是漱玉平民一直的承诺。

在结束此次采访时,李文杰告诉记者,老家在章丘,他自己一直都把自己的老乡——近代传奇商人孟洛川视作“偶像”。“山东的企业家相对来说受传统文化影响比较内敛、低调,做得多、说得少,不宣传自己。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应该把眼光放长远,我有决心把漱玉平民这个品牌推向全国!把儒商精神传播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