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分享
海外代购“坑多水深” 记者:董忱       2017-12-12 标签:深度


▲个别快递公司代收网点公开提供“异地上线”服务,虚构发货信息,使假洋货摇身一变成海外代购正品。


假货“镀金”变“直邮正品”

热衷于代购的大都是年轻人,他们追求时尚喜欢名牌,可是名牌产品专柜价太高,一般人承受不起,代购却能满足虚荣心,因为代购的商品价格比专柜便宜很多。

“一些国产货邮寄到国外街边小店,贴标后冒充进口商品,再转回国内销售。”一位多年从事代购业务的王先生很直率地说,这种情况在海外代购中普遍存在,业内几乎无人不知。

李霖(化名),韩国籍,山东大学留学生,在李霖身边,参与代购的同学真不少,但“门道”各异。“有的同学甚至专门接收国内来的包裹,寄回韩国的家人,然后换个包装,再原路寄回,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韩国货。”

“出国绕一圈,‘山寨’变大牌。”从事海外代购4年的徐晓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但又无可奈何。

在加拿大留学的肖琳经营着一家网店,每天在微信上推介各种国际品牌箱包,发布自己在国外拿货的照片,冠以“外贸原单”“专柜拿货”等噱头,订单不断。

而深谙代购之道的李霖却解释,“所谓‘外贸原单’,其实大都是在国内按照与正品相同的皮子、相同的工序制作的包,五金配件是‘山寨’的,然后从国内寄到加拿大转一圈,又回到国内,‘专柜拿货’更不能相信了,有的品牌国外根本没有,其实都是made in china,把说明书翻译一下,换个包装,身价大增啊。”

在一家奢侈品代购网店打工的梦妮(化名)告诉记者,在奢侈品行业,大量国内制造的高仿品(假货)经出国“镀金”,然后带着海外发货凭证和入境证明回来,货物就有了海外身份。这种“洗白”后的假洋货大量流入海外代购市场。

“先在国内大批量造假,再一批批运出去,贴牌后,再从国外邮回来,就有了海外发货凭证和入境证明。反正假货成本低,邮费均摊,洗白很简单,利润却很可观。”梦妮向记者透露。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许多代购店都与海外“合作”,很多高仿包坐着飞机去了国外,贴上“代购”标签再飞回来,身价就翻了几十倍。

在济南泺口一皮具市场里,记者看到,国际知名品牌的仿冒品应有尽有,并可随时贴牌供货。

记者让老板提供一款“普拉达”女式手提包,结果发现这款“仿冒品”有完整的产品包装,其中包括一张刷卡金额为23800元的发票,甚至连扫描其包装盒的信息码,显示的也是香港正牌店地址信息,这些与在香港正牌店购买后的入关手续一模一样。老板说,这的确是海外“镀金”后的冒牌货,但是普通人识别不出来。

“一般的高仿品最多卖到七八百元,要是能配齐包装盒和购物发票,就能卖两千到三千元。”店主透露。


▲海外代购黑幕重重,已形成一条从产品造假,到发货“洗白”,再到转包“分销”的灰色产业链。


“假代购”已成全球产业链

“真正的代购,售价不低,货源不多,其实很少有人愿意做。” 在英国留学的萧萧(化名)介绍,按照行业约定俗成的做法,代购人一般收取原价5%10%左右的代购费,但除非遇到1月和7月的打折季,否则英国代购品牌不可能出现低价,“比如,《来自星星的你》里全智贤穿的Jimmy Choo高跟鞋,在英国官网上原价约合人民币3750元,我从官网买下,送到家中,算上邮费,成本一共约合人民币3800元。最终卖给国内消费者的价格是人民币4000元,利润也就200元人民币左右。”

萧萧说,她一年的销量可能就是某些“代购店”一个月甚至一周的销量,“那些月销几百件的产品,肯定是假的。在国外,奢侈品厂商对经销商和购买者的数量有严格的控制,不可能出现大量货源的情况。”此外,奢侈品商店店员所能获得的员工优惠也不高,“一般在售价的七折或八折左右。”

现在,“真代购”成为了不少留学生的临时职业,而“假代购”渐渐成为消费主流。萧萧自己就遇到过不少国内做假货的厂家找她,“这些厂家自称‘厂家直销,价格优惠’,产品完全是一比一制作,还能提供整套的包装和小票。” 在高利润的诱惑下,她周围有不少朋友开始从这些国内厂家拿货,然后再以“代购”名义从英国以小单件发货,基本能保证安全通过海关,消费者一般也不会有疑心。

事实上,类似“全球海外代购网络平台”已经建起了一条非常隐秘的代购产业链,他们以非常神秘的角色隐藏在代购店铺的背后,一头控制网上代购店铺,另一头则从国内“A货”生产厂家处集中拿货、囤货。

记者调查发现,那些用来保真“洋血统”的采购小票,都不难伪造。记者在阿里巴巴采购网上,搜索代购小票,一下跳出几十家供货商,按地址梳理了一下发现,大多聚集在广东、深圳一带。在网上联系了其中一家厂家销售人员发现,这些厂家都有专业软件来制作小票,为了节省时间,小票生产厂家会根据市场上需求最旺的“产品”来制作模版,“韩国的护肤品小票、美国的箱包小票,都很畅销。”根据这些模版,小票上的产品编号可以与产品保持一致,“比如Coach的包,只要你提供包上的编号,小票上就能打印同样的编号。”

除此之外,记者发现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中,快递企业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曝光了顺丰速运、圆通速递、申通快递、百世汇通、中通快递、韵达快递等多家快递公司的代收点,帮助广东几家假冒运动鞋厂商提供异地上线服务,虚构海外发货信息的内幕。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仍有一部分快递公司默许甚至参与海外代购售假行动。

在济南火车站附近的物流快递公司,当记者询问“是否可以异地上线”时,多数摊主表示“不做异地上线”,但部分摊点还是声称韩国、香港、日本、美国等国家和地区均可上线。一位摊主悄悄告诉记者,“最近风声紧,都不敢说能异地上线,你把货拿来我给你走,香港上线一件35元,美国上线一件70元。”

为了欺骗消费者,除提供异地上线服务外,一些快递代收点甚至建立了一个假的快递信息查询平台,并搭设虚假海外物流查询网站,帮助厂商虚构海外发货信息,掩盖真实发货地点。

监管:漏洞多,难度大

记者在淘宝上输入关键词“代购”,发现检索出来的多为名牌包、服饰、化妆品代购的页面。

记者联系了一个代购奢侈品包的网店,发现其代购的古驰(Gucci)、香奈儿(Chanel)、路易威登(LV)等国际大牌包,售价在2000元左右。

据该代购卖家介绍,他所代购的名牌包“绝对正品”,已经销售了上千件,并把和买家的聊天记录截图发来。然而,截图上买家的头像和昵称均被打上了马赛克,聊天的内容多为买家夸赞包是正品,表示还会介绍人来买。当问及为什么价格那么便宜,卖家表示他们有“特殊的进货渠道”。至于特殊进货渠道具体是什么,商家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回答。

当时记者问及,如果出现质量问题怎么处理?商家保持沉默,只是强调,卖出的所有包都未有投诉。

那么,这些代购来的价格低又新潮的“名牌包”,如果真出现质量问题,去哪里投诉呢?

记者电话咨询消费者协会,被告之,由于部分海外代购本身属于违法,游离在监管之外,不少消费者上当受骗也无处“申冤”。

家住青岛的赵女士,今年30岁,丈夫是IT公司老板,平时喜欢网购海外箱包、金银饰品和服装等奢侈品。今年8月,赵女士在网上购买了一件900欧元的黑色欧式裘皮大衣,据介绍,收到后没穿一个月,大衣上的裘毛就掉了三分之一,无法继续穿下去只得放在家里“睡大觉”。

像赵女士这种情况其实还有很多,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说,“消费者代购买到假货却又得不到保护,根本原因是我们缺少海外代购的具体监管规定。尤其是对于私下的民间代购更是缺乏监管手段。”

81日,海关总署正式施行《关于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进出境货物、物品有关监管事宜的公告》,规定不管是电子商务企业还是个人,都要向海关通关管理平台传送交易、支付、仓储和物流等数据。

邱宝昌说,这表明海关开始监管电商平台,以后要经营代购的企业或个人都需要在海关报备,否则一旦被查到就可能定性为走私。

还有的代购打起了“逃税”的擦边球,选择多人、多次带货物入关,之后再集合统一发货。

根据海关的现行规定,进境居民旅客携带在境外获取的自用物品,总值在5000元(含5000元)以内的,海关予以免税放行,超出的部分应按海关核定的完税价格和相应税率缴税。邱宝昌说,如果超过了海关规定的免税标准而没有申报就涉嫌逃税。

由于海外代购还没有形成完善的监管体系,加上代购过程的不透明性、监管困难等因素,致使海外代购产品鱼龙混杂,上当受骗的人数不胜数。面对日益火爆的海外代购潮流和频发的受骗案件,填补漏洞完善监管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