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分享
半导体大战 记者:江寒秋       2017-11-21      点击量:1877次 标签:深度



浪潮的进与退

故事先从2015年的一则收购公告谈起。

2015723日,同方国芯(现已更名为紫光国芯)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布局公司半导体芯片产业,实现整体战略规划,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参与竞标山东华芯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华芯”)2015626日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的西安华芯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华芯”)51%国有股权,上述股权评估价值人民币8926.53万元,挂牌底价为人民币8926.53万元。

如今看来,这一条收购信息并不简单,一座城市、一个省乃至几个国家的半导体产业兴衰都蕴含其中。

资料显示,西安华芯的前身是奇梦达西安研发中心,该企业是西安当年引进的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2009年金融危机时,德国奇梦达总部于当年1月申请破产保护。20095月,奇梦达科技(西安)有限公司被山东华芯收购,并更名为西安华芯半导体有限公司。

在此之前,山东华芯成立于20085月,由浪潮集团和山东省高新技术投资有限公司、济南市高新控股集团公司,为发展山东省集成电路产业专门成立,主要负责与山东省12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建设相关的各项工作,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落户于国家信息通信国际创新园。

当时,浪潮集团的这一举动被解读为山东开始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业界权威专家也表示,奇梦达西安研发中心具有世界最先进的半导体存储器产品设计和开发能力,这次收购使中国企业(包括科研机构)拥有了国际先进工艺水平同步的存储器芯片设计开发团队,为打造中国自主的存储器产业跨出实质性的一步。

在当时,政府层面对于发展集成电路有着颇为强烈的野心,时任济南高新区副主任徐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全国的集成电路基地中,济南集成电路基地是第八个,起步较晚,但省里决心很大,要在研发、原材料生产、制造三方面齐头并进。”

政策规划也早已出台。20064月,山东省发布《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我省集成电路产业的意见》,以促进山东省芯片产业的发展。该意见规划了两个方面的重点:一是集成电路设计,二是原材料生产。

必须承认的是,与当初雄心勃勃布局集成电路的雄心相比,6年之后,浪潮出售西安华芯之举,颇让人唏嘘。因为就在那时,国家层面开始相继出台各项政策,大力扶持集成电路发展。

20146月,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紧接着是一年后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被放在了第一的位置,明确要求2020年芯片自给率目标将达40%2025年要达70%

在这样的“风口”下,浪潮却不再跟随半导体发展的“浪潮”,主动放弃含金量颇高的西安华芯,个中原因,不可得知。这一次失败的收购也从一个侧面映照出一个事实:曾经大力布局的集成电路产业,在山东的发展并不顺畅。

此后,2016年,山东出台《加快半导体照明产业发展的意见》,该意见提出,根据山东半导体照明产业发展现状和产业分布,按照有利于发挥优势,突出特色,产业合理分工,市场资源合理配置,上、中、下游产业合理承接,促进产业聚集的原则,合理规划和引导全省半导体照明产业区域布局,重点建设济南、潍坊、青岛、滨州四个产业基地。

2017111日,韦尔股份今日公告,计划联手耐威科技,与青岛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君正实际控制人刘强麾下企业等共同出资设立“青岛海丝民和半导体基金企业(有限合伙)”。

资料显示,该基金一期规模30亿元,是山东省第一个半导体产业基金,距离2006年发布的《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我省集成电路产业的意见》,已过了11年。


▲位于韩国京畿道城南市的三星集团总部。


韩、日的兴与衰

集成电路是半导体产业的一个分支,半导体可以分为四类产品,分别是集成电路、光电子器件、分立器件和传感器。其中规模最大的是集成电路,占半导体市场的81%,占了绝对主导地位。所以很多人将集成电路和半导体混为一谈。

1958年德州仪器发明第一块半导体集成电路以来,经过近60年的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已成为当代高新技术产业群的核心和维护国家主权、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性产业,其影响已渗透到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各个领域,成为改造和拉动传统产业迈向数字时代的强大引擎和雄厚基石。数据显示,每12元的集成电路产值,带动了10元左右电子工业产值的形成,进而带动了100GDP的增长。

2013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总额2322亿美元,超过原油2196.5亿美元的进口额。多年来,集成电路与原油并列为中国最大的两宗进口商品。

长期以来,以集成电路为代表的半导体产业被欧美日韩公司以及中国台湾地区所垄断。2016年,IC Insights发布了2016年全球前20大半导体公司的排名预测。在这份榜单中,英特尔稳居榜首,三星与台积电分列23位,晶圆代工厂联电UMC排名第20。在地区分布方面,这20大半导体公司中,有8家总部在美国,3家在日本,3家在中国台湾地区,3家在欧洲,2家在韩国,1家在新加坡。

值得一提的是,在20多年前的1990年代,日本半导体企业曾在前十名中占据了六位,在前二十名中占据了十二位。当时,日本在半导体行业的雄厚实力,从中可见端倪。

然而事过境迁,2012年,作为日本半导体“国家队”的尔必达——由日立、NEC和三菱的内存制造业务合并而成的巨型企业,在金融危机与韩国三星的挤压下,经营不断恶化,最终宣布破产。

某种意义上说,尔必达的破产,源于三星集团在内存行业掀起的疯狂价格战,而在前文中,浪潮集团所收购的奇梦达西安研发中心,其母公司奇梦达的倒闭也与三星有关。

内存的正式名字叫做“存储器”,是半导体产业的分支之一。存储器是名副其实的电子行业“原材料”,广泛应用于各类电子产品中。如果再将存储器细分,又可分为DRAMNAND FlashNor Flash三种,其中DRAM主要用来做PC机内存(如DDR)和手机内存(如LPDDR),两者各占三成,尔必达做的,就是DRAM

DRAM领域经过几十年的周期循环,玩家从80年代的4050家,逐渐减少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五家,分别是:三星(韩)、SK海力士(韩)、奇梦达(德)、镁光(美)和尔必达(日)。

三星充分利用了存储器行业的强周期特点,依靠政府的输血,在价格下跌、生产过剩、其他企业削减投资的时候,逆势疯狂扩产,通过大规模生产进一步下杀产品价格,从而逼竞争对手退出市场甚至直接破产,世人称之为“反周期定律”。

2007年初,微软推出了狂吃内存的Vista操作系统,DRAM厂商判断内存需求会大增,于是纷纷上产能,结果Vista销量不及预期,DRAM供过于求价格狂跌,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的雪上加霜,DRAM颗粒价格从2.25美金雪崩至0.31美金。就在此时,三星做出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将2007年三星电子总利润的118%投入DRAM扩张业务,故意加剧行业亏损,给艰难度日的对手们,加上最后一根稻草。

效果是显著的。DRAM价格一路飞流直下,2008年中跌破了现金成本,2008年底更是跌破了材料成本。2009年初,全球第二的德系厂商奇梦达首先撑不住,宣布破产。2012年初,尔必达宣布破产,至此,DRAM领域最终只剩三个玩家:三星、海力士和镁光。

于是,寡头市场的形成、互联网云服务对存储器的大量需求、电子产品的泛滥以及“挖矿”等诸多行为,让内存市场在2017年迎来了一波疯狂的上涨。

尔必达破产后的资产,在2013年被换了新CEO的镁光以20多亿美金的价格打包收走。奇梦达破产后,其位于中国西安的资产则被浪潮集团收购,几年之后,又转到了芯片狂人赵伟国的手中。


▲2011年6月27日,山东浪潮华光光电子公司的净化车间,净化车间内工作人员正在对LED芯片进行电极蒸镀。


一个产业的国家意志

在尔必达2012年破产的那个春天,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正计划在福建莆田投资50亿,搞一个叫做萩芦山庄的地产项目,存储器领域的巨变,似乎与他无关。

但情况在第二年就有了变化。2013年,紫光并购展讯,第一次将脚踏进了半导体领域,2014年,又从浦东科投手中抢来了锐迪科。20157月,又从浪潮手中抢来了西安华芯。

此后,20151012日就开始停牌的同方国芯,115日晚间公告,拟向实际控制人清华控股下属公司等对象发行股份,募资不低于800亿元,投入集成电路业务,收购南茂科技、力成科技25%的股权。

尽管这800亿的天价定增没有被证监会通过,但行业里的空气早已变得炽热和躁动。

20146月,国务院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确定最终以基金的方式落实集成电路扶持政策。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设立后,募集资金超过1300亿元,投资了包括紫光集团、中芯国际、长电科技、中微半导体100亿元、31亿港元、3亿美元及4.8亿元,并斥资5亿参与艾派克定增。

在大基金引导作用下,多个地方政府也设立了地方版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包括北京市设立300亿元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上海市启动100亿元的上海武岳峰集成电路信息产业创业投资基金,四川省信息安全和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首期规模约为100亿—120亿元。

每年进口数百亿美金、国产化近乎为零的存储器行业,自然首先进入到了各路资本的视野中来。但即使跋扈如赵伟国者,也不敢直接对站在无数尸体上的三星、海力士发起挑战,而是采取迂回方式,对实力偏弱的镁光发起了要约收购,报价230亿美金,溢价19%。假如收购成功,按照镁光昨天的收盘价,镁光市值超过460亿美元,这笔交易浮盈将超过一倍。

这并非是中国资本第一次试图收购海外半导体公司。早在2012年,联想系的弘毅投资曾经联合TPG,竞购破产后的尔必达。如果收购成功,对于缺乏核心技术和零部件的联想来说意义重大,可惜功亏一篑。自此,弘毅再也没有围绕着联想系的主业做产业链并购的尝试,而经常跃入眼球的投资案例,是Pizza Express和西少爷肉夹馍。

紫光对镁光的要约收购,毫无悬念地被美国政府挡了回来,赵伟国也并没有赚到200亿美金的浮盈。

既然走捷径不成,那只能自己从头做。于是老牌的华力微电子、中芯国际继续发力,还有长江存储、福建晋华、厦门联电、清华紫光、合肥长鑫、晶合等新兴公司相继建成。投资地点则从上海、北京,扩及湖北武汉、陜西西安、安徽合肥、江苏南京及无锡、山东济南、四川重庆及成都、广东深圳、福建晋江及福州等地,从北到南如火如茶投入。

以前有人揭示过一个规律:很多产业,首先被美国人发明出来,美国人赚了一波钱后,产业基本上就在日本、韩国、中国大陆、中国台湾这四个地方转圈。这四个玩家如同在打一桌麻将,互相斗的吐血,但却轮流和牌,最后反而把麻将圈外全世界人的钱给赚走了。这条规律最适用的,恐怕就是电子行业。

无论是产业的命运,还是国家的命运,是偶然也是必然,是周期也是轮回,中日韩三国的产业恩怨,还没有翻到结束的那章,而作为行业的发明者,博通意图收购高通的行为,也预示着这场战争将更加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