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分享
切分文娱大蛋糕 记者:董振       2017-11-14 标签:深度


▲11月8日,分拆自腾讯的网络出版公司阅文集团正式在港交所上市,公司执行董事、联席CEO吴文辉(右)和联席CEO梁晓东亲自敲钟。上市20分钟内,股价即升破百元,收于102.4港元,市值突破900亿港元。


巨头的大文娱布局

占据该领域头条的,自然是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在两三年前,他们就通过业务重组等方式完成了对文娱产业的战略布局,电影、音乐、演出,这几类业务单元,被巨头们以互联网的方式整合起来,快速形成了新的玩法和游戏规则。

20166月,“阿里巴巴大文娱版块”成立;4个半月后,阿里宣布正式筹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

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表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筹)的诞生,是阿里巴巴集团在文化娱乐战略上迈出的坚实一步。这也意味着,阿里生态在不断演进发展过程中,又孕育繁衍出一个崭新的生态——文化娱乐生态。

事实上,在阿里的版图中,“大文娱”已成为继电商、云计算之后的新主营业务和核心收入来源。

2017财年第一季度(即2016年第二季度)财报中,阿里首次按“核心电商、云计算、数字媒体和娱乐、创新项目及其他业务”四个业务分部公布营运情况。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归功于优酷土豆业务的并入以及UC浏览器移动增值服务的提升,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的收入为31.35亿元,较2015年同期的8.12亿元上升286%。实际上,成立于2014年的阿里数娱,这几年正将以“文化娱乐”为代表的“快乐版块”视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方向之一。

腾讯在文娱领域更是深耕已久,自2012年以来,其对游戏、文学、动漫、影视、网络视频和QQ音乐等皆有涉猎。2014年卖掉搜索和电商之后,腾讯对内容业务的投资已置于战略首位,文娱方面更是不断加码,从内部孵化到投资并购,布局全面、行业有侧重,形成了从IP开发到制作投放的产业链闭环。

据不完全统计,腾讯投资文娱类企业已近90家,其中不乏YG、海洋音乐、Supercell、微影时代、斗鱼直播、哔哩哔哩bilibili、盛大文学等行业翘楚。在20163月召开的“UP腾讯互娱2016发布会”上,腾讯公布了涵盖游戏、动漫、文学、影视四个领域的泛娱乐布局。

随着腾讯文娱帝国的不断壮大,其对内容的重视更不言而喻。马化腾曾表示,未来腾讯聚焦的核心业务,一个是连接器,以微信和QQ为平台作为连接器,连接所有的人和资讯、服务;一个是内容产业,就是这个连接器之上的赚钱利器。

当然,玩“大娱乐”的远不止阿里、腾讯。百度在内容领域祭出拳头产品“百家号”,于20166月发布、928日全面开放,上线仅10天总用户超10万、单篇最高收入6千,半月已有超2万账号入驻。同时,继牵手一直播、抱抱等直播平台后,百度视频已正式独立运营并成功完成A轮融资,又陆续与映客、六间房等直播平台达成内容及技术层面的深度合作,欲打造业内最大的直播聚合平台。

百度2016Q3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百度内容生态建设取得阶段性成果,手机百度资讯流三个月内流量增长高达20倍。

此外,作为互联网最重要的一极,游戏产业支撑起网易等多家公司的业绩;而体育产业等新兴的文化娱乐领域也热度不减,已有万达、PPTV聚力、乐视等多家公司布局抢滩。

互联网巨头为何蜂拥泛娱乐经济产业链?其一,文化娱乐产业的生产方式在变,与其他领域所产生的新跨界交融,衍生出庞大多元的泛娱乐产业链。其二,随着中国经济消费结构的转型升级,用户的数字娱乐需求延伸至生活服务的方方面面,撬动新的商机。其三,科技进步发展,愈发普及的智能终端以及层出不穷的操作软件改变着人们的文化消费方式。其四,全国范围内的降费提速为掌上文化消费的盛行提供了有利条件。

IP的资本大战

资本市场对文娱产业的追逐也日益激烈。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共发起十余起标的为新三板电影与娱乐行业挂牌企业的交易。如长城影视并购德纳影业100%股权正在进行,联络互动3亿收购三尚传媒42.86%股权已完成等,品质优秀的新三板影视企业正在受到更多上市公司的关注。

然而重组过程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去年10月,共达电声拟18.9亿并购乐华文化100%股权,期间历时一年多,然后最终还是因交易双方存在分歧宣告终止。

上市公司之所以如此青睐这些新三板影视公司,一方面是是为了自身在娱乐影视行业领域的纵深发展,如华谊兄弟认购大地院线7885万定增股份,华策影视4000万受让喜天影视5%股权等。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抢占影视背后日趋火热的明星IP资源。

其中最为典型的还是完美世界。今年6月完美世界旗下的基金石河子市君毅云扬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出资5亿元人民币,以250/股的价格认购嘉行传媒公开发行股份并受让部分现有股东的股权,取得嘉行传媒10%股份。

随即嘉行传媒估值升至50亿元,杨幂间接持有的嘉行传媒7%的股权价值升至近3.5亿元。尽管事后杨幂称此事与自己并无多大关系,但杨幂一夜暴富也由此被资本市场戏称为新三板“女股神”。

虽然目前影视行业IP热潮不断涌现,但影视行业目前遭遇的困扰也不小。影视行业目前存在整体增速下滑、相关公司业绩表现差距较大、市场竞争激烈、影视剧或者传播产品利润难预测等重要问题。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电影行业增速放缓,同比增长率3.7%相较2015 年的48.7%大幅下滑。

业绩最具代表性的如近期新三板最火热的嘉行传媒,今年以来好剧频出,从1月的《人民的名义》到不久前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仅创下了多项收视纪录,还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如潮好评。

又比如唐人影视参与出品了《步步惊心》《仙剑奇侠传》《射雕英雄传》等作品。有了好的作品,自然业绩水涨船高。嘉行传媒2015年、2016年营收分别为1.42亿、3.33亿,净利分别为8118.44万、1.29亿;唐人影视2015年、2016年营收分别为2.9亿、4.2亿,净利分别为8867.1万、1.34亿,两家公司可谓赚的是盆满钵满。

但部分影视公司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经营危机。如基美影业大力投资的《魔轮》《勇士之门》《超级快递》等影片,电影票房表现未达预期,市场反响惨淡,同时相关国内版权收入有所减少,2016年巨亏2.65亿。业绩公布后基美影业遭投资者用脚投票,股价暴跌市值较挂牌初缩水一半以上。

另一家曾经出品了《玉观音》《小兵张嘎》《亮剑》等数部风靡全国电视剧的海润影业也面临业绩下行重压。尽管有着捧红孙俪、赵丽颖等一线明星艺人的辉煌战绩,但公司依然连续四年亏损,2016年亏损6247万。

但行业内也出现一些新亮点。近年来网红及热门IP类电影电视剧强势崛起。截至2017630号,国内上半年总票房为271.7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0.5%,以《悟空传》为首的网红电影票房表现不俗,市场反响热烈。

电视剧方面,网红及热门IP类影视剧正不断引起收视狂潮。2016IP改编剧总播放量为490.6亿,较2014年增幅达1535.3%,同比2015年增长227%。今年以来以《欢乐颂》为首的都市类及以《择天记》为首的古装武侠剧引爆了影视行业新的增长点。

IP的价格更是水涨船高,从开始的十几万暴涨到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下手早的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开始囤积IP,各大市场主体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每一个可以搬到银幕上的故事与概念,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重视IP投资并参与竞争。


▲文娱产业的火爆也让各地兴起了建设影视城的热潮。图为3月22日,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的全球最大10000平米摄影棚实现钢结构封顶。


66%传统文娱人才正向互联网迁徙

文娱产业“黄金时代”的到来,也吸引着“淘金者”向优秀公司集聚。文化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文娱产业从业总人数达230万人,相比2010年增长13%

如今,文娱人才进行职业规划时,首先会在以内容生产为主体的传统公司,和以平台为主的互联网公司中做取舍,人才的流动也直观反映了两个领域的动态嬗变。

互联网的流入流出主要都是在域内,向传统媒体方向流入的不多。但传统公司人才向互联网公司迁徙的趋势比较明显。

整个文娱产业中,无论是传统人才还是互联网文娱人才,都将阿里影业和爱奇艺视为跳槽首选。不过阿里影业的人员流动性也非常大,就像一个巨大的互联网人才“中转站”。

传统行业人才之所以规模化向互联网涌入,除了因为互联网薪资的普遍偏高,更在于互联网带给影视行业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想象空间。

网络剧、网络综艺、在线影院、网络大电影、移动直播,这些新兴概念在短时间内出现便以蓬勃势头对传统行业形成颠覆,人才从传统行业向互联网平台的转移,也是顺势而为的自我革新。

“当观众和资本都开始转向互联网时,我们有点惊诧了。对于我们做文娱内容的人来说,转向互联网与其说是主动迎接挑战,不如说是面对潮水袭来时不得不做的选择。”从传统公司加盟视频网站的高管张晓东说。

曾在传统影视公司工作的杜海波表示,自己跳槽来互联网就是因为在传统行业一眼可以望到头,“看到自己的职业路径,很多东西都是固定的, 但到了互联网企业,工作中存在的快速变化让人兴奋,尽管也会有痛苦与不适。”

传统公司向互联网的迁徙,不仅体现在人才的流动,也体现在了传统公司业务布局向互联网的拓展。

例如去年6月,华谊兄弟宣布8部网络大电影的拍摄计划,同年7月,万达院线2.8亿美元全资收购时光网,宣布进军网络院线;而更多传统一线电视剧公司如新丽传媒、慈文传媒、完美建信、正午阳光等也分别依托网剧爆款如《余罪》《老九门》《灵魂摆渡》《精绝古城》等抢滩互联网。

尽管文娱人才整体呈现出传统公司向互联网流动的趋势,但传统影视公司依然对人才保持较为强劲的吸引力。数据表明,主流传统影视公司人才跳槽时,第一选择还是在传统公司域内,其中华谊兄弟是传统公司人才跳槽的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