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新潮能源的“烦恼” 记者:董忱       2018-07-05      点击量:1148次 标签:深度



股权变更产业转型问题多

新潮能源原名新潮实业,始建于1985年,1989年进行了股份制改造,199611月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票简称“新潮能源”,股票代码为“600777”。

2014年以前主要经营房地产开发和通信电缆制造,曾经成功开发过天越湾、国奥天地、银和怡海山庄等山东地区房地产项目。

随着国家经济不断地转型升级,房地产行业内部开始出现分化,地方性的小地产商越来越不受资本市场待见,同时由于中低端电缆属于红海市场,毛利率极低,企业整体盈利能力堪忧。

从近几年的净利润来看,新潮能源规律明显,盈利次年一定是亏损,而且亏损程度一定高于头年盈利数额,经营业绩就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尤其是2009-2014年几乎每年必亏!

于是,2013年末,公司第一大股东烟台东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深圳金志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东润投资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公司全部股份的14.42%转让给深圳金志昌顺,交易价格为7.88/股,此次权益变动后,深圳金志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成为了新潮能源第一大股东,新潮能源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可是实际控制人赚钱心切耐心不足,等不及公司业绩变好,已于20173月,减持公司1.8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6%,合计套现6.6亿元。

今年3月,新潮能源发停牌公告宣布重组,但多轮谈判后,最终宣布重组未成功。

关于公司产业方向的调整是从20143月开始,新潮能源重新明确未来的发展战略,决定收缩房地产项目,新制定了符合公司发展的长远战略,将公司未来产业发展方向定位于海外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及销售。同时将现有资产逐步予以剥离。一边剥离原有的地产和电缆业务,一边通过资产重组收购能源企业。经过近几年的战略调整,公司产业转型已出现雏形,公司主业已从原来的房地产、建筑安装、电缆等传统产业转型至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及销售。

新潮能源认为以房地产开发为主导的业务结构盈利能力会持续降低,石油勘探、开发和销售业务会成为未来新的利润增长点,理应成为业务重点。

但新潮的转型之路并不平坦,斥巨资并购回来的资产并未带来亮眼业绩,相反连续两年亏损,其中2016年亏损高达1.81亿,幸亏2017年刚刚扭亏,不然就要戴上ST的帽子了。

6亿投资无收益还引纠纷

产业转型后的新潮能源,于2016年年底,决定出资6亿元参与新疆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哈密合盛源)的增资扩股,并取得了后者45.59%的股权。

在投资参股公告中,新潮能源指出,预期2017年这笔投资不产生收益,2018年是收益期第一年。

可笑的是,2018年已至,5月份的最新情况却显示投资的这家矿产企业已经出现了债务危机,直接波及了上市公司新潮能源。

更有趣的是,2018526日,新潮能源发布公告称,财务人员在办理银行日常业务时发现,公司账户内的部分资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哈密市伊州区人民法院冻结。经公司逐一核查发现,公司的多个账户都在公司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冻结了。

新潮能源单方面表示,其未与哈密合盛源的相关客户发生任何资金往来,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也未审议过公司为哈密合盛源和其客户之间的任何债务及担保事项,公司更没有与哈密合盛源和其客户之间签署任何债务及担保相关的协议或法律文件。

资料显示,冻结账户的原因是新潮能源出资6亿元投资的矿企——哈密合盛源与客户发生债务纠纷。

随后新潮能源负责人公开表示,上述被冻结账户存储于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5家银行合计7家分行,冻结方为哈密市伊州区人民法院,合计执行金额5333万元,超过了上述账户余额,而实际已冻结金额为2833万元,几乎是上述账户的所有余额。

然而对于新潮能源来说,投资6亿元不到两年时间,这个曾让投资者盼来盼去的铁矿项目不仅没有让新潮能源得到任何收益,还陷入了多个账户被查封的危机中,关键问题是新潮能源6亿元的投资还有可能面临无法收回的境地。不知道这怎么向其股东交待?

记者以股东身份致电新潮能源证券部,想就此事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是上市公司,不经允许不会回答任何问题,请你关注公司近期的公告,一切以公司近期公开披露的公告信息为准。记者再次追问时,对方已经匆忙挂断电话。

但随后公司在对外公开的公告中称,针对股票连续3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的异常波动,以及股东对其此前斥资6亿元参股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投资款“有去无回”的质疑,公司已于20日将诉讼材料报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拟能通过法律途径追回相关款项。


▲新潮能源参股公司旗下铁矿永久关停,投资6亿或打水漂。


被质疑涉嫌信披违规

记者查阅了新疆哈密市政府的官方网站,一份名为《哈密市关于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问题自治区整改方案序号“六十”整改暨“野骆驼自然保护区24家退出矿山环境恢复治理项目”验收合格意见的公示》显示,新疆哈密市雅西铁矿矿山设备、通讯设备、大电店都已拆除,治理面积318503平米,累计回填土方50.33万立方米,通过验收的时间是2018522日。

文件显示,雅西铁矿的采矿权人是哈密宏源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这与2016年新潮能源公告披露的信息完全相符。

新疆国土资源厅官网上已于去年125日发布公告,在野骆驼自然保护区内的20多家矿企的采矿权已经全部注销,“包括雅西铁矿”。

采矿权证遭注销、铁矿遭关停而且政府官方网站已经发布公示信息,值得关注的是,新潮能源却并未对此事进行任何披露。

实际上,官方披露的信息也显示,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针对采矿企业的清理退出工作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自去年年中就已经开始对矿山进行清理退出,新潮能源不可能不知道相关信息,毕竟6亿元的投资并不是个小数目,不可能投完资就不去关注投资款的用途和动向吧。

值得质疑的是,在哈密市官方网站已经披露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新潮能源仍没有对外披露雅西铁矿的真实情况,这才是让上交所认定新潮能源已经涉嫌信息披露违规的关键问题。

那么,新潮能源真的是有意隐瞒了相关信息还是试图在事情未曝光之前寻找合理的解决方案?恐怕公司外部人员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上交所的问询,新潮能源回复:“公司之前并未得知雅西铁矿被关停的消息,后经公司核查,截至目前,公司参股子公司哈密合盛源共有21家客户、供应商因债务纠纷,于201711-12月向哈密市伊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方均为哈密合盛源,其涉诉总金额2860万元。”

问题又出现了,21家客户,也不是一家两家,如此庞大的客户向哈密合盛源起诉要求还钱,作为股东的新潮能源提前就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吗?这更让人表示怀疑。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新潮能源方面并未与哈密合盛源签订任何担保协议,在排除高管公章私用的情形下,此事显得颇为离奇,法院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又怎么可能随意冻结其账户呢?

相关资料显示,20161223日,新潮能源宣布6亿元投资哈密合盛源,获得其45.59%的股权,企业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但预期每年至少可以带来4800万元人民币的收益。当时公告显示,哈密合盛源为一家铁矿开采企业,拥有雅西铁矿的开采权,该铁矿预期使用寿命为10年。

铁矿使用寿命有限,新潮能源选择了早期布局,其表示,哈密合盛源2017年为建设期,不会带来任何效益。此后,在2017年年报中,新潮能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一项中哈密合盛源的6亿元账面余额没有变化。

按照原定计划,要到2018年哈密合盛源才开始盈利。虽然设定了业绩承诺,规定原股东在铁矿效益不达标的情况下需要回购股份,但如今新潮能源卷入了这家企业的债务纠纷,在银行账户莫名被冻结的情况下,这笔投资的后续收益也成了未知数。

即使不管上述情况,根据上市公司相关规定,若被冻结的账户如果属于新潮能源的主要银行账户,上交所也会有权力按照《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对新潮能源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高管“闪电辞职”

麻烦缠身的新潮能源近期还迎来了公司高管的人事变动,2018621日晚间新潮能源又发布了最新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卢绍杰先生、总经理胡广军先生和董事李敏先生的书面辞呈。卢绍杰因个人工作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及委员职务;胡广军因身体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李敏因个人工作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引起大家关注的是,卢绍杰和李敏在201711月,才刚刚成为公司董事候选人。卢绍杰现任飞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市汕尾商会会长。李敏的简历显示,其现任深圳市凯东集团总经理,深圳潮汕商会副会长等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20183月,新潮能源停牌筹划收购深圳汉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权时,后因股权价格商议未达到双方满意价格而终止重组的终止公告中,新潮能源披露的深圳汉莎的实际控制人为杜拉和方武权、林赛璃夫妇,可据消息人士调查结果,方武权、林赛璃夫妇正是当时新潮能源的董事李敏配偶的父母,因而重大资产重组涉及到了关联交易。

对于此次交易的关联关系,在停牌之初按照证监会规定是要正式披露的,可新潮能源迟迟未公开披露。

新高管辞职一事,记者致电新潮能源办公室,他们回复,将尽快完成增补董事、选举新任董事长、聘任总经理的工作。公司董事会全体董事提议,在新任董事长、总经理产生前,由刘珂先生代为履行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直至新任董事长和总经理产生日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