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财经深度 > 正文
分享
草根三神器 记者:江寒秋       2018-04-03 标签:深度


▲2017年2月18日,郑州人民公园中心广场内,“双枪老大妈”王玲芝与同伴跳起他们自创的“逆天摇摆抽筋舞”,引数百人围观,而现场的快手直播更是受到全国各地舞友的热捧。


“不理解快手是因为你不了解中国社会。”

快手副总裁曾光明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被一个年轻人问到:为什么我觉得快手不好玩?为什么我觉得快手很LOW(低俗)?

曾光明每次的回答都是:“不理解快手是因为你不了解中国社会。”

在加入快手之前,曾光明任网易副总编辑。他今年45岁,在快手平台上,像他这个年龄的用户很少见。在快手的用户中,90后和00后用户占比87%00后用户占比46%。快手的主要用户群是中学生、大学生、社会青年和打工青年。

在曾光明看来,目前大部分互联网产品和服务,都瞄准20%的精英阶层。剩下80%的人群,由于购买力不足,除了QQ和微信外,很少有企业有动力去服务这群人。

做了20多年媒体人的曾光明2017年年初加入快手。快手创始人宿华给他打电话,邀请他加盟。宿华动员曾光明说,人工智能技术,能让记录和传播更有效率。两人在电话里聊了五分钟,曾光明决定入伙,成为快手合伙人。

大量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农村里的普通人借助快手,实现了自己的阶层跃升。比如曾被多平台禁播的快手第一红人“MC天佑”,之前就是个游戏人生的“校霸”和社会小青年,但在快手上却拥有两千多万粉丝。

原生态的直播虽然让一个群体找到了情绪宣泄之地,但大量混乱甚至是违法的信息也让这个平台充满了非议。

20182月,央视《焦点访谈》中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提到主播天佑在直播中谈及色情话题张嘴就来,用说唱形式详细描述吸毒后的各种感受,卢本伟教唆粉丝骂脏话等内容。

节目中提到,国家网信办在前期取证约谈整改花椒百万赢家,下线微信小程序“头脑王者”的基础上,近日依法关闭了“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并根据《互联网直播管理规定》对违规主播天佑、卢本伟实施跨平台封禁。

快手的出现,给了普通人一个展示自己、参与社会表达的机会。曾光明认为,快手通过人工智能,能把有“上升力”的人找出来。

不过,最终能打破“鄙视链”,实现阶层跃升的人终究是少数。在快手上,要想脱颖而出,就得让自己的内容被尽可能多的人看到。而决定这点的是一个冷冰冰的“算法机器人”——快手的人工智能技术。

MC天佑的禁播则让这种冷冰冰的技术受到了更多的质疑。

乡镇里的趣头条

算法决定了你能看到什么内容。而机器算法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Cheetah Lab在一个多月前给出的2017年一季度中国新闻类APP排行榜上,除了今日头条和腾讯、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的几款产品外,新入局的UC头条和趣头条分别排名第10和第11

UC头条依托阿里平台和UC浏览器入口,还有之前UC的巨额内容分成计划传遍了媒体圈,这个结果并不特别意外。而名不见经传的趣头条离上线满一年还差两个月。

趣头条的推荐算法是来自美国的资深深度学习算法专家,这让人想起了三年前张一鸣的做法,他开出百万美金年薪在全球范围内招聘顶尖机器算法专家。

不过,在这样高大上的技术手段支撑下,趣头条的内容却显得比较低端。

调查显示,乡镇及三四线城市网民的主要互联网应用为新闻资讯、及时通信、在线娱乐、网络交易,已经与一二线城市用户基本一致,但是他们对应用的需求却表现出完全不一样的特点。

受到文化程度及生活环境的影响,乡镇及三四线城市网民并不热衷主流资讯信息,相信大家的父母老乡朋友圈或者微信群中传播最多、讨论最热烈的都是各种鸡汤文、养生秘方、猎奇故事等。

这些内容大多来自趣头条。在趣头条的首页推荐中,充斥着各种“惊讶体”标题的文章和小视频,猎奇内容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此外,趣头条的推广也是抓住了人们贪小便宜的心理,看新闻就能拿红包,分享新闻给别人看还能获得额外奖励,这种准传销式的推广所达到的传播效果可想而知。

最近,趣头条还发起了现金收徒活动,规则是用户每收一名徒弟奖励8元,但这8元要分12次发放,触发的条件是徒弟的上贡。换句话说,单纯的收徒是无法获得奖励的,用户必须促使徒弟活跃才能获得全部8元的奖励。这种做法一方面利用了用户的关系链保证了产品的日活,另一方面也通过提高奖励限制的方式遏制了羊毛党。

越接近人性的产品越容易成功。学习是痛苦的,游戏顺应人性,所以中国互联网的核心商业模式,除了广告,就是游戏。专业文章,敌不过厕所读物车站小刊,有的人在吸纳有价值的信息,有的人在消磨碎片化时间,不知不觉被一个自我偏好营造的世界所包围。

就像李开复说的,未来会非常血腥,人工智能将让很多人沦为无用阶级,算法塑造的信息牢笼不可避免地罩在每一个人头上,人跟人之间更多的生活状体会是“平行”,快速且深刻的社会分层将不可避免。


▲拼多多的模式并不复杂,依靠数目庞大的草根群众,成为近两年来增长最为迅猛的社交电商平台。


拼多多的降维打击

腾讯投资趣头条显然是为对抗今日头条,阿里巴巴的淘宝特价版则是为了狙击拼多多。

作为近两年来增长最为迅猛的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可谓是电商领域最大的一匹黑马。

在腾讯的大力支持下,2018年拼多多再次爆发超强实力,日订单量已经超过京东,这个数据出现后,很多人的反应是这纯属假新闻,“谁会去拼多多上面买东西?”很多人这样质疑。

但有些事情的确已经发生。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拼多多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获得了超过两亿的付费用户。

业内人士表示,2018年淘宝主要的任务就是与拼多多对垒,今年2月份淘宝搞的拉新活动就是对拼多多蚕食自己市场份额的一次反击。

“拼多多用户基本是四五线城市消费者,与快手、抖音等直播APP用户非常吻合。消费没有高低之分,这些经常浏览快手、抖音的消费者对于低价有超乎寻常的敏感度,尤其家庭妇女和中老年人;拼多多上面低于市场价的产品正好符合这些用户的需求,而这些用户又非常容易被借势传播,例如拼多多搞的帮忙砍价以及拉人有赏。”上述人士表示,“请问在一二线城市你看到过这样的人么?”

拼多多商业模式是听起来并不新鲜的“社交+电商”,用户邀请好友拼团,以更低的价格买到商品,而商品本身往往也不是高价值的产品,可就是这种类似小城镇的批发式销售模式却展示出了巨大的市场空间。来自极光大数据显示,拼多多的用户70%为女性,65%来自三四线城市,来自一线城市的用户仅有7.56%。这与京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谁都没想到在这个人人喊着消费升级的市场环境下,拼多多能够通过“降维”打击到淘宝。

小镇青年们的注意力蛋糕

从快手、趣头条再到拼多多,有人说这是小镇青年的胜利。在见识了他们在创投圈掀起的波澜后,更多投资人焦灼地将目光投向了中小城市,他们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全球经济看中国,中国经济看三四五线。

创业者们比投资人更早嗅到了商机。在已经崭露头角的移动互联网新贵之外,诸多新入场的初创公司正在将目光从一二线城市转移向三四线城市。他们或将核心用户定位于三四线城市消费群体,或走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在这些创始人眼里,他们更关注小镇青年们的收入分配以及时间分配。

小镇青年们的注意力经济也成了创业公司争夺的蛋糕,资本加速了这个进程。去年124日,互联网乌镇大会后,面对记者的采访,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表示:现在除了看新零售之外,重点关注一些面向三四线城市女性的情感类音频项目。“快手我们错过了,现在我们要投音频的。三四线城市的女性,她们习惯发音频,对她们来说,发音频是一种发泄方式,另外她们也喜欢听别人八卦,这两个正好结合在一起。”而去年,他已经出手了音频内容社区夜听以及茉莉社区。

夜听被戏称为“宇宙第一大号”,其在创业一年后粉丝即超过千万人,单篇文章阅读量均在10万以上,点赞数超过一万。以一段音频、一张图片的内容形式,夜听对标传统的夜间电台,在深夜抚慰千万粉丝的孤独寂寞冷。据悉,夜听的听众70%为女性用户,而他们大部分来自中国的中小城市。其创始人刘筱介绍,夜听的日涨粉量在十万以上,高的时候甚至能达到20万人。

在朱啸虎之外,三四线消费群体的情感需求正吸引着更多资本默默地持金相向。沸点资本姚亚平刚投资了音频直播平台红豆live。他认为“要看主力消费群体将时间花在了哪里”。“小镇青年们业余时间看电影、打游戏、看直播,我们就去投这样的项目。”在他看来,音频更加亲民,容易获取大量的用户。

诸如此类的创业公司正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寻找“下乡”掘金的机会,他们也陆续得到了资本的助力。红杉资本管理合伙人王岑建议:“要善于农村包围城市,三四线城市非常适合创业,因为创业成本低,而且没有太多诱惑。”他透露这几年所投的企业中表现不错的CEO基本都是在打拼二三线甚至是四线城市的。

即使当下快手上的视频并不唯美,拼多多买来的大多是次品,趣头条阅读的大多是心灵鸡汤和娱乐八卦,但经历过几年的草根生长,审美疲劳后口味变得刁钻的他们同样需要消费升级,甚至会在当下热热闹闹的广场舞姐妹团微信群中产生等级森严的鄙视链。

对于创业者们来说,时代赋予了这样的机会,而来自湘西边城的宿华们看到了,未来还可能有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