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生活 > 正文
《大江大河》:何以成为“全民爆款”? 记者:李甄       2019-01-08      点击量:269次 标签:生活


▲《大江大河》重现父辈青春 。


“忆青春”“惜当下”:书写大时代下的小人物

47集的《大江大河》容纳了1978年至1988年的改革开放故事,从宋运辉、雷东宝、杨巡为代表的三名青年的视角出发,向我们真实还原了一代人在犹如大江大河的波涛般变革浪潮中不断探索的创业生活、奋斗历程及“草根”人群的命运沉浮。

王凯饰演的宋运辉,天资聪颖却出身不好,受尽歧视,1978年高考恢复改变了他的命运,毕业之后顺利进入国企工作。变革的浪潮中,他醉心于钻研技术改革,在推进工厂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那个“知识改变命运”的年代,上大学是走出大山走向城市的唯一出路,电视剧的前两集讲述了那一代青年艰难的求学之路,剧情紧凑、节奏利落,让我们感受到恢复高考的意义非凡。也许现在大部分的90后并不懂这段历史意味着什么,但是在那个时代,一张薄薄的录取通知书就是点燃一个家的希望之灯。

杨烁饰演的雷东宝是一名退伍军人,他是农村改革者的典型代表,军人出身造就了他做事雷厉风行、爱冲动,在改革浪潮中,他带领小雷家全村人紧跟政策,承包到户、办砖厂、电线厂,凭借着胆识与魄力,跻身集体经济的先行者之一,一步步带领全村人脱贫致富。

董子健饰演个体户出身的杨巡,如果说宋运辉和雷东宝的经历是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的缩影,那杨巡则是个体经济的典型代表,他白手起家,从卖馒头开始,在翻滚向前的时代中,曾手忙脚乱抓住过商机,也踩过陷阱,一路披荆斩棘,终于在商场中闯荡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人民日报点赞称:“《大江大河》没有顺风顺水的‘主角光环’,更没有完美无缺的人物设定,有的只是一份‘不可能,我不信’的执拗,一种‘选择站在正确一边’的胆识,一个‘不想辜负这个时代’的宣言,观众却能沉浸其中”。

《大江大河》对于经历过改革开放岁月的父辈来说,是“忆青春”,对于未曾经历的当代年轻群体来说,是“惜当下”。《大江大河》很巧妙地运用了小人物的“轻”来表现大时代的“重”。贯彻了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以小人物视角展现改革历程,以有欲望、有缺点和闪光点的真实人性展现人生百态,将真实的改革时代和改革故事“复刻”出来,让观众同屏共振,感同身受。



▲2018年6月12日,第24届上海电视节,纪念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红毯。从左至右依次为孔笙、杨烁、侯洪亮。


正午阳光:“和自己过去拍的不一样,和别人拍的不一样”

“即将过去的2018,有些人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对我来说,抛开那些还算遥远的念想,其实是少一部让人从头就心动的剧。”在2018走入倒计时,2019悄然而至的时刻,这句话被写在了《大江大河》的评论页面。

显然,对于观众来讲,《大江大河》的出现,填补了这一空白,让2018年的剧集市场完整。毫不夸张来讲,播出至今,《大江大河》正朝着去年超级爆款大剧《人民的名义》的热度和高度而去,以主旋律题材撬动一场全民追剧热潮。

说起《大江大河》制作团队“东阳正午阳光”,大家并不陌生,之前它曾出品过《北平无战事》《战长沙》等优秀的军旅题材剧,近年有《琅琊榜》《伪装者》等历史题材电视剧,之后也尝试过《欢乐颂》等都市剧,收视率口碑齐佳。

自去年《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之后,《大江大河》确实让久等了的粉丝们期待不已。“正午出品、必属精品”,此次,孔笙等几位导演保持对细节的严苛,采用最耗时的顺拍模式,剧组先后转战北京、南京、马鞍山近十地取景,“小雷家村”等场地也都是根据历史事实11还原搭建,保证了时代质感和精神面貌,也令演员更好地沉浸其中,发挥好角色的饰演。

制片人侯鸿亮用“和自己过去拍的不一样,和别人拍的不一样”来形容《大江大河》的创作。

这两年有数不清的影视作品挂着“主旋律”的旗号,但要么板着面孔说教,要么披着正剧外衣谈恋爱,粉丝疯狂叫好,外人一脸蒙圈。而《大江大河》作为一部改革开放为主题的献礼剧,如同一匹突然闯入的黑马:百度指数显示,该剧观众群体中30-39岁占据47%40-49岁占30%20-29岁占12%,形成了一场全年龄段狂欢。

如编剧唐尧称:“就像剧中的角色一样,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奋斗可以实现梦想,希望年轻人拼搏一把,人生就会非常精彩”,《大江大河》不只是向改革开放的伟大致敬,也希望借此向当代年轻群体传递信心与力量。



▲《大江大河》剧照。


文学IP的改编内核:“尊重智商”?

“宋运辉忍无可忍,终于与父亲宋季山吵了几句······外面是赤日炎炎,八月的骄阳晒得地面蒸起腾腾热浪。”这是《大江大河》文学原著《大江东去》开头的一段描写。伴随电视剧的收视高峰,原创小说也迎来了一波销售热潮。

读过原著的读者纷纷感叹,阿耐的《大江东去》太真实了。大到与政府部门打交道、商场上的规则,小到工厂里的技术、为人处世的种种细节,无一不全,无一不精。如此真实与阿耐的经历有关,她早年弃政从商,曾任某名企高管,早年以商战小说出名,拿手好戏是写大气磅礴的史诗作品。之前大火的《欢乐颂》也出自她的手笔,但《大江东去》才是她真正的代表作。

不同于有些小说用多线叙事结构来取巧,《大江东去》文风朴实,编年体体裁让整部作品充满了史诗气质。正如侯鸿亮所评价:“……字里行间都是我们经历过的时代。我、导演、编剧、演员,直到所有的合作方,读完小说后,所有人都被打动了。看完小说我们会想到,改革开放开创了一段特别伟大的历史,我们国家的命运在改变,人民的命运在改变。我们所有创作都是基于真实的有感而发。”

回望2018,好剧不少,但似乎没有哪个剧有使人众望所归的满足感,传统文学搬上电视屏幕的少之又少,多的是粗制滥造的“抠像剧”和“悬浮剧”,乱象丛生。

经历了中国影视界的涤荡,穿过了“如懿后宫”,习得了“延禧攻略”,腻于宫闱内斗戏的观众们迎来了《大江大河》的热播,着实眼前一亮。

《大江大河》剧中,宋运辉是全局的核心人物,红背心、白衬衫、蓝裤子、厚刘海、消瘦面庞架着近视镜,几乎满足了我们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知识青年模样的全部想象。

诠释角色的过程中,王凯特意从67公斤减到60公斤,还屡次向父母请教,了解那个时代的爱情、青春、生活的具体形态。宋运辉有个爱推眼镜的细节,这是王凯在揣摩人物后特别设计的,孔笙导演给他建议说,那时候的人性格淳朴、简单,而宋运辉是很“安静”的人,在外界环境嘈杂之时依然保持内心的纯粹和热忱,当一人心无杂念,自然就放松下来了。

我们从他厚重的近视镜后解读到了更多的信息:胆怯中透露着傲气,傲气隐约潜藏着一丝信念。无论是上大学受阻,还是被卷入权势纷争,宋运辉的每次选择及其背后彰显的性格的复杂性得以显现,一个隐忍耿直的国企改革者的面目也变得清晰可辨。

过去很难有人处理好当代农村题材和城市题材的融合,走马观灯的登场,剧中穿帮镜头更是令人大跌眼镜。而《大江大河》之所以促使年轻人主动安利,它的年代感与我们如今的日常感有似曾相识之处,比如宋运辉责备父亲“因为你,我才‘成分’不好”,这与我们现在所说的“原生家庭问题”在本质上是不是很相像呢?再比如雷干部“社会主义的大学,是你们能上的吗?”这样的话述让人觉得年代久远,但小人得志的嘴脸,当下并不少见。

诚然,现在不少剧也能做到“构图好、细节好、道具棒”,但《大江大河》从小说向影视的转化,都在反映一个事实:优质的故事内容才是关键。

制片人侯鸿亮说:“年轻人都喜欢看偶像剧?不见得是,他们只是对看剧的要求比较高,因为他们被美剧、韩剧、日剧熏陶过,希望国内的影视作品水准相应地提高,不管哪个类型,他们觉得智商被尊重了,我相信他们是会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