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读书 > 正文
李舍《西窗》|一樽浊酒西窗下 记者:李舍       2019-01-03      点击量:180次 标签:读书


▲《西窗》天津人民出版社,2018年5月第1版
李舍,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一届高研班学员,著有散文集《舍檐低语》,小说集《舍园夜斟》,曾获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孟子文学奖等。

《西窗》出版后,得到反馈说书卖得不错,我才松了口气,感叹一句“西窗偏受夕阳明,好事能来慰此情。”

这是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成稿于十多年前。动笔写它时我还没有文学梦想,以至于成稿很多年都没有投稿。偶然从一个群里看到有出版商征稿,没顾忌人家只要前五章的要求,就把全稿投了过去。投完许久都没动静,直到出版合同寄来,我才相信可以不花钱正规出版。

关于《西窗》,有人顺口就说出《夜雨寄北》,也有人追问为什么是西窗?或许,我笔下的西窗之情,想表达的是一份饱含古意之美的诗情,是一份萦绕着忧思之美的惆怅,是亘古不变的人情与人性。

或许,还因为我迷恋旧时的四合院,恨不得穿越时空,住在那专为女儿设置的西厢房里,白天吟诗作画,抚琴习字,晚上倚着西窗,对月痴想。又或者做一回古代女子那具有同情心的父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宽容那多情的男女,即便相思哀怨终不成眷,有“西窗”也总比没“西窗”好。

于是,我把这人类禁锢了几千年的情感困惑,搬到了今天有了互联网的地球村中,在这个日益逼仄的大村庄里,我只是想在这残酷现实里注入些许温情,并盼望,有了这份温情,人们就不会疑惑“世间情为何物”,哪怕凄苦,哪怕虚幻。

也有人看完《西窗》,说这就是我为自己的心路情路写的自传。对此,我不解释也不狡辩,只献上一瓣心香为读者敬燃,再愧一句:“一樽浊酒西窗下,安得无功与共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