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文化圈 > 正文
《乌龙山伯爵》:在“世态炎凉”中开怀大笑 记者:贾文佳 高歌       2019-01-24      点击量:223次 标签:文化圈


▲1月12日,开心麻花经典爆笑喜剧《乌龙山伯爵》在山东省会大剧院上演。


“平凡之下” “真爱至上”

经典的“闫非式”喜剧、“开心麻花镇团之宝”……演出之前,《乌龙山伯爵》的口碑已经吸引了众多粉丝的关注。

112日下午两点半,记者入场时,省会大剧院歌剧厅一楼已经“满员”,二楼和三楼的上座率还在不断提高。开心麻花签约演员正在暖场,会场里笑声此起彼伏。正剧还未开始气氛就已经如此热烈,让人暗中更多了一份期待。

一开场“经济适用坟”的段子就吸引了观众极大的兴趣。“活人是不会用的,死人才会用,所以才死贵死贵的”,“人死了按说是要重新投胎做人。可你说往骨灰上种棵树合适吗?将来投胎做植物人啊”……各种当今风行的搞笑语言层出不穷,现场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拍手叫好。

《乌龙山伯爵》的名字让人一下子联想到《基督山伯爵》和《乌龙山剿匪记》两大IP,也高度概括了故事的核心——剿匪和复仇。主人公谢蟹的饰演者杨铮向记者介绍,谢蟹属于没房没车没存款没工作没身高没女朋友的N无人员,在30岁生日当天,因为一张一百万美元的支票,他的人生发生了戏剧化的转折,完成了劫匪、杀人犯、乞丐、复仇王子一系列角色扮演。“谢蟹的关键词可以解读为平凡之下,他好像就生活在我们身边,平凡、幽默、智慧而又善良。”

谢蟹好心挽救银行科长的生命,却被倒打一耙。科长为了钱财,诬告谢蟹为银行抢劫犯,最后还因此加官晋爵成了行长。谢蟹没钱吃饭的时候,科长却被趋炎附势的小人围绕着,享受生活。“好人贫穷潦倒,坏人则名利双收,现实有些时候是不公的。”

银行经理之外,剧中谢蟹还遭遇了假聪明真愚蠢并各怀鬼胎的劫匪们、死于话多业务不精的警察等。非线性叙事将人物关系层层厘清,每一次节奏恰到好处的反转让人物变得丰满立体,演员们的表现力调动着观众的情绪。“我们中混进了一个平民”、“吃鸡”游戏、“用小拳拳捶你胸口”……太多贴近生活的梗让“懂”的人捧腹大笑。“这部剧有很多无厘头,这么一群个性鲜明的人碰撞出的火花、笑点和爱情,让人笑过、回味和深思,这也正是喜剧更深层次的意义。”杨铮说。

除了伏笔、埋线、包袱混合花式秀,全剧多次通过改编致敬经典。谢蟹身份暴露后被K嫂用枪指着,急中生智地朗诵出肉麻到经典的台词:“你的眼睛就像一汪清澈的泉水……开枪吧。我爱你。”

声情并茂的一幕让很多人联想到至尊宝在紫霞仙子剑下的“爱你一万年”。当那把枪离他的头颅只有0.01公分的时候,他也决定说一个谎话,这句谎话可能是他生平最有效的一个。正是这个谁听了都会觉得假的谎言,紫霞信了,K嫂也信了,因为相信,才让那么苦涩的人生充满了希望与力量。K嫂决定与曾经的自己别离,接受无麻手术。

K嫂为爱整容一幕,在舞台呈现上较为出彩,布景道具灯光都较为精当,场景丰富且氛围渲染得真实可信。“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再度回响,只用一张白色幕布以剪影的形式来展现K嫂变性的场面,在后面部分,又将舞台一分为二,并配以灯光来呈现两个时空,舞台设计极具创意。

手术结束之后“新我”与“旧我”翩然共舞。张国荣的《我》应景起声,两人合掌又分别,让过去缓缓从体内抽离出,K嫂就此成为玛丽莲。“玛丽莲是一个催化剂似的人物,她的关键词可以解读为真爱至上。”玛丽莲的饰演者王艺璇告诉记者。K嫂把“我爱你”三个字看得比命还重,这份愿意为爱付出一切的痴狂莫名其妙又纯粹动人。因为爱K嫂义无反顾地去整容成为玛丽莲,告别自己的清醒与执着,让“我就是我”的自白宣言带着几分凄凉和庄严,在观众的心上轻轻地剜了一刀。

这两个小时里,开心麻花用足够密集的笑料为这个匆匆忙忙的社会带来了一丝轻松与欢乐,这部剧也正是通过谢蟹、玛丽莲等小人物的塑造,告诉观众——在这个凉薄的世界里,总有一天你会与温暖,不期而遇。



▲《乌龙山伯爵》演出现场。


喜剧故事的悲剧内核

《乌龙山伯爵》的两位主演杨铮和王艺璇均来自于辽宁。在记者的采访中能够感觉到,两人的默契度十足。王艺璇表示:“剧组总共15名演员,大家在台上演出的时候都是互相成就的,有时候我的状态稍微差一点,铮哥就会加把劲,把整个的气氛带起来。”

杨铮也告诉记者,这个团队在一起合作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尽管要始终与当下的时事同步,根据不同的观众抛出不同的包袱,但是,无论幽默感还是爆笑段子方面,我们依然能够保持最佳状态。”

“剧本都是前辈们创作出来的。但偶尔我们也会在剧本的基础上做一些临场发挥。”杨铮说:“有时,无意间的一个段子或一句台词,如果得到了观众不错的反应,我们就会把包袱保留下来,下一场演出中继续用。前辈们也是通过一场场的演出,一步步完善剧本的。”

《乌龙山伯爵》的谢幕舞让演员们笑称“麻花史上最难谢幕舞蹈”,每次谢幕舞旋律响起,观众席中都是掌声雷动。这段谢幕舞其实是有出处可寻的。“它出自美国舞林争霸其中一季的决赛,一群专业舞蹈演员跳的一个舞蹈。这种爵士乐风格的舞蹈不仅需要演员胳膊腿跟上节奏,还需要极强的表现力,所以,对我们来讲特别难。”杨铮说:“我们每次演出前都会多加练习,把舞步一遍又一遍地记牢。”

说起在开心麻花的日子,两位主演也纷纷表示,这些年得到了不少锻炼与成长。“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成长。这个舞台好像有一种魔力,通过每一场演出,我都会从中学习到不一样的东西。”杨铮说。

2016年,《乌龙山伯爵》首次亮相北京喜剧院的时候,编导闫非曾对媒体谈到:“最近几场《乌龙山伯爵》演出大多是新人,还是希望把人物表现得更细腻些,在气氛和节奏上做一些巩固。我理解开心麻花的风格是比较多元的,这个集体海纳百川,每个创作者都有机会实践自己的艺术追求,但出于商业舞台剧的定位,让观众快乐是我们共同默认行之有效的方法。”

2011年,闫非因麻花剧《乌龙山伯爵》的成功,引起了央视春晚导演哈文的注意。在慕名而来看完话剧后,哈文随即给闫非发来了邀约。2012年的龙年春晚,闫非以《今天的幸福》完成了麻花首秀,此后每年麻花小品都如约而至。

开心麻花将相声小品“抖包袱”的方式在话剧中运用到极致,很多时候,观众傻傻分不清麻花剧与春晚小品的区别。但“抖包袱”并非观众所看到如此简单,以前抖包袱有个说法叫“三翻四抖”,意思说抖一个包袱都需要一个反复铺垫的时间过程。而现在,随着现代娱乐方式的发展,观众获取笑话段子的渠道越来越多,形式越来越多样,因此对一个“包袱”的反应时间也会变短,闫非认为是观众变得越来越“聪明”。

这个时候,创作者就相当于是“在跟观众斗一个节奏上的智慧,我一定会在观众想到(包袱)的时候,提前半拍把包袱给抖出来,然后让观众觉得很有意思。其实就是对节奏感和分寸感的拿捏。以前在舞台剧上,我们经常做这样一个实验。”

其实,早在《夏洛特烦恼》之前,2011年闫非就将话剧《乌龙山伯爵》改编成了电影剧本,但因种种缘故,没有得到拍摄第一部电影的机会。第二年,闫非和彭大魔共同创作了电影剧本《夏洛特烦恼》,只不过,它阴差阳错地还是先登上了话剧舞台。《夏洛特烦恼》算是麻花剧里面,包袱和笑点最少的,但观众反而从这样一个承载泪点的故事中感受到惊喜。

闫非表示:“喜剧故事里的人物多是悲剧命运,因为在挣扎中逆袭符合创作者和观众们本能的愿望。文艺作品虽然会放大现实社会的矛盾和情感,但最终会引导观众一个积极的出口,要么勇敢改变困境要么乐观面对未来。”透过小人物的悲欢离合,折射出生活的闪光面,于是激发前行的勇气与希望,正是闫非透过《乌龙山伯爵》所要展示的一面。




■延伸阅读

开心麻花大事记


▲2013年8月2日,开心麻花话剧《夏洛特烦恼》在广西南宁上演。


从小剧场时代开始,开心麻花的戏就以笑点密集著称。2011年,开心麻花尝试把自身喜剧风格与小品进行结合,由他们打造的小品《落叶归根》很快通过2011年央视小品大赛平台进入到观众视野,并收获了不小的反响,自此,由开心麻花出品的小品不断登上央视春晚、湖南卫视春晚,《今天的幸福1》《今天的幸福2》《扶不扶》等小品让沈腾、马丽等麻花演员家喻户晓。麻花成了春晚的常客,甚至成为春晚观众最期待的作品。

2015年,《夏洛特烦恼》的票房收入14亿,而成本只有三四千万。靠着一部蹿红电影,开心麻花当年的利润1.26亿元,同比增长243.12%2016年,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驴得水》票房就不到2亿,导致当年的净利润7479.9万元,同比下降43.43%,但影片获得较好的口碑。2017年,开心麻花《羞羞的铁拳》成为国庆档票房第一,成本7000万,票房逾22亿元。凭借此片,公司净利润达到3.9亿,同比大涨422.64%

2018年暑期档沈腾的电影《西虹市首富》大卖,票房超过25亿元,开心麻花也因拥有4000万的投资而分账大赚。这是开心麻花第一部“非话剧改编电影”。《西虹市首富》的创意不是来自于麻花的任何一部话剧,而是经环球影业授权,改编自1985年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这部电影的成功为开心麻花拓宽了“戏路”,为其找到成功的多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