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文化势力 > 正文
张宙星:山川入画来 记者:吴永强       2019-08-09      点击量:509次 标签:文化势力




▲张宙星山川图系列。


张氏山川图

张宙星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历史文化学者,多年来,在历史考古研究、民俗文化传统发掘以及文学创作诸方面多有深耕,成就斐然。近年来专注绘画艺术的研习探索,形成别具一格的画风,在用色用墨上大胆泼辣,刻意于风格样式的追求,形成了厚重朴实、构图别致、有着强烈当代风尚又不失传统意味、借古开新、存真求变的艺术风格,引起国内外专家的关注与研究。

1999年,张宙星辞职,离开北京,回到家乡莱州,潜心于历史文化研究,并关注历史文物的收集与收藏。2017120日,莱州市博物馆展出张宙星捐赠的200余件文物,这些历史跨度由晚清到民国时期的文物包括碑帖、文本、老照片、地图等,均由张宙星发掘、梳理、收藏。

2007年,他又开始涉足绘画艺术。

张宙星的父亲张加洛,是共和国开国将军。老将军除了军务之外,闲暇时还有丹青方面的造诣,排行老四的张宙星是其子女中唯一继承了书画基因的孩子。

他的绘画,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主要是符号化的“彩墨鱼”。鱼的形象符号化,重彩浓墨,新奇大胆;第二阶段,主要是“瓜果蔬菜图”。简练的构图,简朴的形象,强烈的笔墨,饱满的色彩,形成独特风格。20141月,张宙星接到澳门方面的邀请,定于当年8月底在澳门举办画展。然而,此时他手中除了金鱼系列的画作外,还未有其它的东西可供展览。为此,他迅速调整思路,开始新的创作。他将楼下邻居的闲置房屋租赁下来,摆上特大画案,经过几天几夜的思考,决定用“大彩墨”的绘画理念进行系列题材的创作,于是,上百幅瓜、果、花、木系列作品接踵而出。

第三阶段,即“彩墨山水系列”,经历了画内心、画外物,再到画环境,这是画家绘画历程的清晰路径,是画家艺术感知视野一步步扩大的足迹。

一段时间,张宙星闭门谢客,每天坚持创作,完成了一百余幅山川图系列作品。依旧是大开大合的线条,浓墨重彩之中,宇宙山川囊括于心。粗中有细,山川中人物和房舍道路作为点缀,增添了自然的烟火气。

“我的每幅作品都是有思想的,有语言的,有情怀的。”张宙星说。在他看来,通过绘画表达的是一种对生活的热爱,是他对自己真情的流露。在绘画中,他相信厚重朴拙的力量,这是一种艺术语言,更是一种艺术性格,他用饱满深沉的笔触表达了自己淳朴自然的个性。



▲张宙星在画展开幕式上讲话。


大审美,小切口

谈到张宙星先生的大彩墨写意山水系列,山东省美协理论艺委会副主任郑岗指出:“借古开新,存真求变,这是张宙星先生新创作的‘大彩墨’山水系列的艺术志趣所在;是他深思中国画传统,反思中国画创作的得失而进行的具有研究意义的探索。一般而言,凡是用得上‘大’皆是在思考,或者思考前提下着眼于人性之上的既是深刻的又要独到的精神出发。虽然我看到的画面相近,可是境界的、胸怀的、人生的、学养的、底蕴的……一切含蕴都应当是如影相随的在奋斗与选择,思索与判断中体现自己的意义。我这样理解:大不是题材、不是样式,而是思想质量的更臻然,人文关怀的更豪迈。因为所绘的一切意义最终仅属于思想着并有行动的智者。”

山东艺术学院教授、山东省美协油画艺委会主任毛岱宗说:“宙星是一位文化学者,向着艺术的本质和艺术成功的最终目的前进,他绕过了很多弯路。他的画很有震撼力,第一需要胆量,非普通艺术家能及。山画得如此简单,看似儿童画,但是山里面有内涵,他省略了山的细节,让人看起来很神秘,像是在深夜里看一座山,是一种完形,而不是支离破碎的,是心中不被技术所破坏的一个整体。同时,他有艺术的自信,是一位干净的艺术家,在当今时代最为难得。他的成功不是偶然,这是必然,因为他走的是文化修建的道路,在文化的深入中加深艺术修养。”

山东艺术学院教授梁文博指出,从他的画面表现来看,将中国传统绘画与大自然加以结合进行创作,如画面皴法的使用表现,他主要是通过个人的感受来创作,而不是像普通画家通过临摹来掌握的绘画技术进行表现。他的作品非常活泼,而且内容十分丰富,值得品味。

张宙星曾是一位诗人,他的散文诗语言简洁、短促、干净,具有形象的穿透力。“天地人,谓之三才。从人文的角度看,他画的彩墨的山就是天地中人的象征,是人格化的,是坚硬的,是有风骨的,民族文化特征明显。”诗人吴兵指出,“他的画,具有大的审美气象,不拘泥于平远高远深远,也不拘泥于什么皴法。在强烈的色彩对比中,那些与生命相关联的物象看似微小却被凸显出来。土地庙、民居、道路等,在宏大的山体中显得那么亲切。”

“他画的山,是远观之山,在色彩的细微变化中,氤氲与润泽都是存在的。他的画,猛一看有些幻觉,仔细看,又觉得很真实。我权且把它叫做幻觉的真实。”吴兵说,“这一切,来自于他的遗传中的革命性与正直坚毅,来自于一个诗人的敏感和率真,来自于他对于美术包括民间美术独到的认识,来自于长期读书的文化浸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