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读书 > 正文
分享
刘强东口述创业史 一条大鱼的源代码解读 记者:由卫娟       2017-12-26 标签:读书


▲《我的创业史》,刘强东口述,方兴东访谈、点评,刘伟整理。48.00元,东方出版社出版。


大佬们的疯狂与搏杀是他人的能量棒

褚时健的自传里,少年时熬酒承担家计的细节令人动容。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只有十五岁。家里的日常开销和学费都要靠烤酒支撑。这个少年自己琢磨,独自完成了把700斤玉米浸泡、蒸、发酵、出酒的过程。别人三斤玉米出一斤酒,他则两斤半或两斤玉米就出一斤酒。因为他动脑子,想办法提高发酵时的温度,一下子就提高了15%的出酒率。

王永庆卖米的时候,会问明白顾客家中有几口人,大人孩子各自的饭量如何,不等顾客上门 ,估摸着时间会在米用完前主动送上门。

似乎每一个财富大佬都有这样的微时创富细节。刘强东也不例外。他幼年和小伙伴们一起把龙虾卖给贩子。贩子的痛苦是不知道有多少孩子来卖龙虾能不能凑够数量。孩子的痛苦是不知道贩子要买多少,卖不了就得扔掉。刘强东从中看到商机,把孩子的龙虾收到自己手里,和龙虾贩子约定好数量。孩子和贩子都省了跑腿,刘强东则可以每斤赚一分钱的差价。

 这个龙虾中间商的角色,和他今天的京东颇有相似之处。那时候,他的父亲和母亲借贷买了一条船,运输获利。他小小年纪就觉得父母的商业模式做不大。因为父母只能驾驶一条船,区别不过是40吨、80吨,还是120吨。他已经梦想着创办一个船行,自己拥有几百条、上千条船,通过租船来赚取费用。他把自己的想法给父母提过,他们听完后笑着说:这孩子疯了?

刘强东没有疯,京东也没有死,他孩提时代的梦想已经升维。2014年,京东上市,一步步走向全球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之一。马云说过京东模式“非死不可”,但十年过去,多少BAT的对手纷纷被扑倒甚至消失,只有京东,以又笨又重的B2C自营模式,却在逐渐缩小与阿里的差距。

互联网口述历史项目总编方兴东准备遍访全球500位互联网大佬,为互联网总结第一个50年。这些人,推动了整个人类从工业文明走向信息文明。他们展现了个人特质和时代精神,成就一部波澜壮阔的新时代史诗。作为精神领袖和灵魂人物,他们必然对时代和众人起引领作用。

特别是对于创业人群而言,商业模式是否被大佬判断过死刑?是否在蓬勃生长时被巨头绞杀过?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但所有的成功者都是从走投无路中杀出一条路来。生活不会饶恕任何人。知道他的为难,知道他的选择,至少,漫漫征程我们不再期盼坦途。马蹄从来声碎,喇叭常常声咽;雄关漫道总是如铁,但,每天都得迈步从头越。

这是所有强人传记的共性。我们知道所有的梦想最初都很疯狂,或可从他们艰难的应对中汲取力量,让自己继续迈下去。

 只有强迫症才能成功

李嘉诚的办公桌上,台面摆设简单,没有照片、没有奖杯,没有纸质文件堆积,因为他喜欢“今日事,今日毕,桌上不留纸”。扎克伯格常年是一件T恤,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到无意义的事情上。到了刘强东这里,他以“强迫症”来定义自己的特殊表现。他不加微信群,因为只要有小红点闪烁,他就会忍不住去点掉,那就什么事也干不了了。在生活中,所有的东西他都要摆放在一个位置,包里手机,家里的剃须刀、梳子,十年不换位置。

在开餐馆倒闭后,他进入一家日本企业打工还账。这家日本企业是卖磁疗床垫的。刘强东在管理库房时发现,里面最便宜的是彩纸,几分钱一张。有的床垫子送两张,有的是送三张,每年要送十几万张彩纸。但在盘点的时候,纸张的误差是13张。日本人说,日本企业里没有误差这个事情,只有错误。在做库存管理的时候,刘强东发现该公司的钱和物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才认识到自己经营餐厅失败不是员工的素质问题,而是自己没有严密的监管制度、没有监督、没有建立财务系统和流程的问题。到了这个境界,他才认识到开餐馆赔掉的16万元真的只是学费。如果没有日企的这段经历,他还会停留在一种情绪里:我对员工这么好,他们为什么要欺骗我呢?为什么要贪污呢?在明白了自己的错处后,他才重新产生了创业冲动。

他的个人生活领域的强迫症,其实是一种潜意识里对自己的规矩和管理,是刘强东式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整天泡朋友圈的领头人,有多少时间思考战略战术?一个对时尚了如指掌的老大,又有多少精力引领行业?在李嘉诚的商业帝国里,如果他不是“今日事、今日毕”,有多少商机够延误的?我们当然也很难想象,一个每天到处找刮胡刀、梳子的CEO,会提供一个什么效率的物流配送?魔鬼都在细节里。这是所有管理者不可逾越的关口。

乖孩子,得到一个标签,失去一个世界

刘强东的父亲曾经答应过他,考上中师、中专或重点高中,就带他去上海玩。这对一个在小村长大的孩子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父亲失言了。也许父亲太忙,也许对农村人而言,旅行实在是太高大上了。但刘强东决定自己去。他拿了自己攒的50元钱,自己先坐船到徐州,再坐火车去南京,然后坐船去九江。坐船坐火车都是第一次,而家里人却为此找了他四天,给所有的亲戚打电报询问了一遍。大人的理由总是很多,碰到这样的爽约,多少孩子选择忍了,选择懂事。刘强东显然是更能坚持的高需求孩子。他的独自出游,换个角度看,其实是他一种难得的品质。这样的人,必会得到更多重视。这次出游,给了他巨大的影响。他第一次到大城市、感觉到人和人之间巨大的差距,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人生和未来。乖孩子得到的往往只是一个标签,而不是一个世界。

很多年后,当当让出版社二选一,敢给京东供货,当当就不给你卖货,刘强东只好发动了价格战。京东增加了家电品类,苏宁一开始不以为然,但到了2012年,增长率达到300%,苏宁就跟各个家电产商说,  要敢给京东供货,就从苏宁撤货。京东又发动了价格战。

从独自出游到几次价格战,可以说,刘强东的不认命,是一以贯之的。我们喜欢谈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独特的气质都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都可以在小时候里找到他们的源代码,也都可以在一次次被为难里砥砺成金。但凡不能杀死你的,必会让你更强大。

不谈父子伦理、不谈商业秩序,我们只回忆一下亨廷顿的话:一个大国的崛起,意味着新的利益调整周期的开始。这是一个漫长而充满着不确定性的调试周期。迄今,身处其间的各方仍未找到最合适的相处之道。这个规律,适用于家庭话语权的调适,也适用于行业竞争者的相处。谁能定义你,要不要听从温言或屈从限制,是每一条大鱼生成自己系统所必须作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