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情 色 > 正文
分享
共享前夫 记者:子书君       2017-07-27 标签:情 色


▲中年离婚,对于女人来说,不亚于一场巨变,可同时也是重生。图为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海报。


《我的前半生》:“中年失婚妇女涅槃记”

近日,根据亦舒小说《我的前半生》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在荧幕热播。随着剧情展开,颠覆的人设和故事走向,受到诸多“亦舒粉”的集体吐槽。

师太凶猛,一生写了三百多部言情小说。这本“中年失婚妇女涅槃记”,是师太上世纪80年代早期作品。结发13年的丈夫涓生因出轨而提出离婚,不谙世事的少妇子君“在那一刹那间,把他看个透明,这样的男人要他来干什么?我还有一双手,我还有将来的岁月。”

曾养尊处优的子君经历世态炎凉,从低薪小翻译干起,在闺蜜唐晶帮助下,从一个“美则美矣毫无灵魂”的木美人活成坚强的都市女性,后来,她遇到了比涓生更好的男人,重回婚姻。

中年离婚,对于女人来说,不亚于一场巨变,可同时也是重生。前半生对婚姻的盲目痴迷,总要用后半生的自我重生来交换。不过,逆袭这件事,不是像马伊琍那样剪短头发,做做样子找个工作,喊几句心灵鸡汤,就能完成的。

电视剧中,马伊琍饰演的子君遇上了被封为史上段位最高的小三。尽管使用的依旧是“我爱你与你无关”“不给你压力,我可以等你”之类的套路,但是,男人就吃这一套啊!尤其心软的良家暖男。

在婚姻续存期间,子君冲到人家办公室,一把揪下美艳实习生的项链,说:当我的家庭遇到侵犯时,所有的教养都不见了。她失魂落魄地冲到小三住的小区,连个门牌号都没搞清楚,还准备向人家讨说法。这样的子君是完全靠不上亦舒女郎这个称谓的。

原著中的子君,从婚变到再嫁,如何重觅职业,如何与女儿交心,如何和闺蜜由亲到疏,如何和妹妹重修旧好,如何重做自由艺术家。笔笔字字,满是自嘲与警醒。对亲子关系的思索、对人心险恶与可爱的琢磨、对生命机遇的探索,都叫人惊愕:哇,原来她只是被婚姻捆住性灵。当她不再有依附他人再活的心,也就再也不屑与小三争夺甚至共享前夫。

师太在《世界换你微笑》里同样说过:“她所拥有的一切,均来自她的工作,大人给她继承的资产,不过作傍身用,为任何人与事牺牲或影响工作,都是愚不可及。”

对于都市女子的正确生存方式,亦舒简直称得上是一个教育家。她笔下的女子没有琼瑶的“一帘幽梦”,不屑席绢的“你侬我侬”,也不大看得上三毛的“浪迹撒哈拉”,她们就扎根在大都会挣生活——穿衣永远黑白灰,开司米长衫,粗布裤子,衣装熨帖,职场练成“白骨精”,深夜回到依山傍海单身公寓,首要事情是踢掉鞋子对着大海喝克鲁格香槟……

毕竟,人生短短数十载,最紧要的不过是满足自己,不是讨好他人。

 

真爱只存在于出轨里?

一条明星八卦新闻,引发了网友们的广泛讨论:女明星嫁豪门,月领11万生活费见不到老公,平日里的生活就是会友带娃。

撰稿人大概是想说:看你们这些女人,叫你们要坐宝马,还不是坐在里面哭?

结果,已婚女网友的回复这次令人忍俊不禁大跌眼镜:“你们这些女人太黑心了嘛!11万!给我一万就行,还不用看到老公,已婚女人的梦想啊!”

如此说来,当小三的姑娘们可能都没有成就感了——敢情这是旧货大甩卖,环保再利用啊!从深深的崇拜,到狠狠地不屑,果然是至远至近东西,至疏至亲夫妻。当人类进入新纪元,所有权被使用权代替,“交换价值”被“共享价值”代替。丈夫也被送上了旧物置换的共享平台。

BBC说,70%婴儿夜间哭闹都是故意假装的,目的是吸引大人一起玩,而90%的男性家长会假装未醒,好让孩子母亲起来去照顾孩子。

很多妻子们在忙完一天之后,看着毫无精神交流,也无心分担家务的丈夫,心头大概都有这么一句:?你是不坏,但要你也没有什么用。?这样的丈夫,在妻子的精神世界早已被归入“准前夫”的行列。

“什么是幸福?”这是很多电视剧经久不衰的讨论主题。前段时间大热的电视剧《昼颜》里的女人婚姻不幸福,出轨后的结果也不幸福。出轨前,妻子被丈夫当做“冷冰箱”,出轨后,面临社会伦理的责难,还要小心翼翼,担心东窗事发。如果事情暴露,非但个人名誉受损,出轨者还可能面对高额索赔(在日本,如果单身和已婚人士恋爱,对方配偶有权要求300万日元“慰谢料”)。但有趣的是:如果双方都是已婚人士,以家庭为单位的话就不存在金钱损失,因为即便对方配偶要求慰谢料,自家配偶也可以。以至于《昼颜》漫画作者说:“真要出轨,就都找已婚人士互相出轨。”

有人说:“《昼颜》的价值观像渡边淳一的小说。就是“真爱只存在于出轨里”。”这句话令人失落,又戳中了日本社会的一个痛点,那就是女性在婚后生活中的无奈。

如果说,婚姻的意义就是有人修灯泡修马桶,那么一个丈夫的作用可能还比不上一个五分钟保证上门的物业大叔;如果说,婚姻的意义就是有人包接送,那么专车司机的服务可能比一个丈夫来得更体贴;如果说,婚姻的意义是长期稳定的性生活,对此,很多妻子可能要“呵呵”……

旧式的“拿钱回家就行,不拿钱只要回家就行”的家庭模式,真的已经不足以应对这个时代她们对生活的向往。这个模式,真的太不能够说服单身女孩抛弃“说走就走去旅行”的单身时光,投身一段长期捆绑关系。

活在21世纪,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女性,是时候远离“我如何争取幸福”这样的鸡汤式问题了。恋爱自由,婚姻自主,争取经济独立,基本都有机会接受教育,也能相对自由地选择栖居之地,甚至生不生孩子,是否选择异性恋,都可以放到台面上讨论——无论怎样诅咒社会不公,环境已经给予女性越来越多选择的可能性,我们应该问的问题,也要变一变了——在这个看似更开放的社会里,女人要做自己,究竟有多少种选择?我们可以承担自己选择的风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