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影 院 > 正文
《妖铃铃》:黑马还是黑洞? 记者:陆洋       2017-12-26      点击量:6807次 标签:影 院


▲12月19日下午,吴君如出现在济南百丽宫影城,为自己首次执导的喜剧《妖铃铃》宣传。姚正/图


吴君如的喜剧“品牌”

“妖铃铃”三个大字浮现在荧幕上时,观众可以看到位于繁华CBD中心的两栋破旧的居民楼。故事从这里开始。

作为吴君如首次执导作品,《妖铃铃》的剧情安全又正确,也因此稍显老套。影片中,一群怪咖“钉子户”和江湖人称“万能大师”的铃姐,在即将被拆迁的破旧居民楼“萌贵坊”中,与邪恶的地产商父子上演了一场鬼神版“疯狂斗地主”的故事。

剧中有一句反复出现的台词,“萌贵坊”的住户们在被铃姐欺骗以后,仍然一次又一次在危急关头,说出这样一句台词——“铃姐,怎么办啊?”这句询问多少让人有点被拉回到设置好的剧情中,在这个颠倒混乱的时代,我们也常常不由自主地问出这句话。只是现实中,没有铃姐这样的人,只有“被清理”的厄运与现实。

作为一部喜剧,《妖铃铃》还是合格的。影片结尾,大家都在笑,《乱世巨星》的音乐响起,“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敬仰。”被称为“电影质检保障”的监制陈可辛给出了中肯的评价:“这部电影拍的很完整,有完整的世界观,有完整的导演的想法,虽然我认为有些东西不能做,但发现她最后都做到了。这是个新导演应该有的坚持,值得鼓励。”而《妖铃铃》正如陈可辛所说,称得上是部“完整”的电影,确实“值得鼓励”。

1219日下午,《妖铃铃》济南百丽宫影城点映结束后,吴君如出现在观众面前。极短的头发,黑色围巾,灰色的毛衫,吴君如还是大家心目中的“港星”形象。

王晶称她“女版周星驰”。他说,香港再没有新吴君如,要遇见这样彻底忘记自己容貌的人,难。“连周星驰都要找李健仁扮女人来挖鼻屎。”

她说自己懂得照镜子: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身为艺人,你就得如此”,吴君如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这样说。严格控制饮食、穿漂亮衣服,也是因为艺人要时刻保持光鲜,还要给观众新鲜感。“你是明星,观众花钱不是来看路人的。”

多年来,吴君如反复问自己一个看似形而上的问题:吴君如是谁。答案关乎她的生存之道。吴君如知道自己是谁,也就知道观众喜欢什么样的吴君如。在现场,吴君如给出答案,“这部戏倾注了我所有的喜剧经验”。

品质保证的种种“迹象”

导演这个头衔,从这部戏开始成为了贴在吴君如身上的一个新标签。

2018年的贺岁档已经拉开帷幕,想要从一年中最好的电影档期中分得一杯羹,《妖铃铃》面临着不小的挑战。看过之后,有人说“吴君如、沈腾和张译是电影还能看一下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除此之外,号称最搞笑卡司阵容只能说是一锅大杂烩。”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部正片比预告片好看的电影,吴君如闭关几年修炼当导演,加上陈可辛的加持,《妖铃铃》的质量保持在一定水准之上。

无论是作为导演还是监制,陈可辛都展现了其品质与商业兼具的能力。纵观陈可辛北上的“履历”,从《亲爱的》到《中国合伙人》,陈可辛无疑已成为香港导演北上的代表人物,而近一年来的两部监制作品,更是票房、口碑、奖项全面开花。因此,“陈可辛监制”也已成为一部电影的“质检保障”。

除了“金牌监制”,《妖铃铃》还获得了开心麻花的加盟。由于成功推出《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三部喜剧电影,开心麻花坐稳内地喜剧的头把交椅。此番与陈可辛联手,也增添了《妖铃铃》的喜剧品质。

此外,papi酱出演并担任编剧,成为此剧另一大看点。Papi酱曲线救国终于成功,以前学编导在豆瓣写网络小说怎么努力都红不了,改练杂耍说单口相声以后终于轻松进入了电影圈。这种错乱式的飞跃倒是跟整个影片的气质很搭。

尽管同时拥有如此雄厚的搞笑元素,吴君如依然很“用力”地去做了这部影片。吴君如坦承,片中笑料是一点一点磨出来的,“我们不停地写、改、融合。粗剪之后有不好笑的地方,我们又重新补戏两次,最后演员都受不了了。”吴君如说,其实她很贪心,“我希望做一部自己都没看过的搞笑片,一定要从头到尾不停地‘哈哈哈’才行。许多电影是语言类喜剧,这让不同地区的观众理解起来有困难。《妖铃铃》从一开始策划时就不是要做语言类喜剧,而是靠剧情推动,让南北方观众都能理解。”

“做南北方观众都能理解的喜剧”,让人回想起1988年,吴君如出演《霸王花》,将一位路人演成女二号,一夜间红过女主角。同年她又拍了王晶编导的《最佳损友》。戏中她夸张的“挖鼻孔”动作,是很多人贺岁喜剧片记忆中坚固的一部分。

硝烟四起的贺岁档:“IP”制胜?

从物料的渐次推放、路演逐站开启到点映、预售,虽然12月才过半程,但贺岁档已经沸腾起来。

从近年来贺岁档的数据来看,20162月的上座率达到了全年最高的27.14%;观影人次出现上涨,当月平均票价也会出现攀升;以近三年春节票房来看,201518.18亿,201630.88亿,201731.3亿,逐年增加,贺岁档的吸金能力名副其实。

截至1216日,《芳华》已经拿下两亿票房,《奇门遁甲》紧随其后收入1.7亿,随着这两部影片的上映,2018贺岁档大幕拉开。据娱乐资本论统计,2018年贺岁档共计19天,截至目前共有21部电影上映,几乎包含了所有电影类型,上百家出品方参与到这个档期中。

在这届竞技场上,《妖铃铃》凭借大卡司及众多品质加持成为第一梯队中的影片之一。

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电影公司之间也越来越趋向于风险分摊、合作共赢。相比以往出品投资关系中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合作方式和参与公司越来越多,恍若当初的网络大电影。从淘票票专业版上来看,《妖铃铃》约有14家出品方。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以小博大的奇迹越来越少,电影制作成本高企,而能回本的只有头部内容。

不过,相比《妖猫传》和《奇门遁甲》均超过2.5亿的制作成本,《妖铃铃》压力相对来说小很多。

不得不说,今年贺岁档是一场王者较量:用独家喜剧开创贺岁档概念的冯小刚,中国影史上首获戛纳金棕榈的陈凯歌,香港奇幻仙侠电影鼻祖“老爷”徐克,还有人称“八爷”的世界级武指袁和平。在这个背景下,《妖铃铃》的机会到底有多大?

以几位重量级导演带来的影片类型各具特色。早就不爱拍喜剧的冯小刚这次与严歌苓合作,拍摄了一段讲述父辈青春的故事《芳华》,影片从海选演员时的“整容免谈”到国庆档前临时撤档,一直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而《妖铃铃》至今在豆瓣引起最大的争议还是:为何初期宣传时的导演曾国祥在正式点映时却换成了吴君如?

也许是宣传的安排,毕竟从已经上映或点映的风评来看,今年贺岁档已经是IP的又一次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