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文化势力 > 正文
分享
马启代:从文人到出版人 记者:吴永强       2018-01-30 标签:文化势力


▲2017年3月4日,马启代(左)在崔秋立《老街老院》解读分享会上发言。这本书由“长河文丛”出版,并获得首届“长河文学奖”金奖。


把作者推向前台,主编向后站

20181月初,北京书展期间,马启代带着他的“长河文丛”系列图书参会展览。他主编的“百年新诗百部典藏”首批60本颇受欢迎。同时,马晓康的长篇小说《墨尔本上空的云·人间》和王强的散文集《那年,那些房客》被线装书局作为重点推荐图书展出;马晓康主编的《中国首部90后诗选》被北岳文艺出版社作为重点推荐图书展出。“长河文丛”图书中展出的,还有颜建国、雷兴荣、散皮等人的作品。

马启代,以诗名世,著有多部广受好评的诗集,其所坚持的“为良心写作”,在经历了不断的考验之后,被业界广泛接受。2013年,他开启了诗人身份之外的另一个身份:出版人。

当时,作家高艳国创办的图书品牌“长河文丛”已出版了两辑。从第三辑开始,马启代接过了接力棒,将这个品牌继续做大。回想当时的“接力”,马启代深情地说:“我知道,这是一种传递,是责任和精神的延续。感谢来自甘肃、贵州、北京、深圳及山东各地的作家诗人们的信任和支持。他们愿意和我站在一起,秉承着道义和梦想,在寒风里站成一个小小的纪念。”

长河,指的自然是黄河,这条华夏文明的母亲河,为一个文化品牌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事实上,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马启代就主编过多套文丛,与多家出版社有过合作。刚一重操旧业,就有些老朋友主动过来找他。贵州的诗人萧吾非吾已经在别处谈好了出版事宜,但听说他主编“长河文丛”后,立刻又转过来找他。

如今,大部分文人面临“出书难”问题。尤其是现实的生存状况与内心理想碰撞的时候,如何在生存与理想之间选择一个合适的节点,让“出书”既能满足自己的精神追求,又不会给生活带来负担,成了许多文人头疼的问题。

无论是出于文人之间的义气,还是社会责任感,马启代对做书这件事更加认真。他谈到“长河文丛”的三大理念,即:“文学需要尊严;把作者推向前台,主编向后站;我们从事的不仅仅是商业,更是事业。”

5年时间,“长河文丛”经历了一个从起步到发展,从山东到全国的过程,获得了“全国知名文化品牌”称号,其商标在国家商标局注册成功。

一本书的出版,并非简单的印刷出版,以“长河文丛”为例,图书出版只是一个开始。不断为作家诗人举办推广活动,如首发式、研讨会、新闻发布、网上书店等,还举办了三届山东青年诗会;《长河》杂志、《山东诗人》及多家媒体、众多网站均加入到推举长河作者的队伍,各类选本也注重选择长河作家的作品,“长河文学奖”和“《山东诗人》年度奖”已成为推举和奖掖长河作家的重要奖项。2016年,北京长河作家俱乐部成立,与国家广电局影视剧推广协会、新华总店销售平台合作,促进了长河作家作品的转化、推广和销售。长河书店和长河书城也已在众多销售平台上线。

即便如此,马启代对出版行业是否要拓展影视和移动互联网领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不可否认,在IP热的今天,流量成为了吸引投资和关注度的重要指标。不难看出,在互联网与出版结合的领域中,娱乐性超过了文学性。从外在的表征看,拓展下游影视移动互联网领域似乎是大势所趋。”马启代说,“但同时要看到,在信息越来越碎片化的趋势下,经典文学的市场虽面临严峻考验,但也不会完全消亡,甚至物极必反的规律似乎也适用于出版业,特别是文学作品的出版。”

他说:“就我而言,既有顺势而为的思考,更想有逆势固守的定力。在术与道上,读书人更要守道。”

如何葆有“出版人品格”

《齐鲁周刊》:联想到中国百年出版业,如何定义“出版人”这个概念?

马启代:出版人不能仅仅看做是一种职业,还肩负着人类文明薪火传承的职责。所以说,真正的出版人内心都是有精神坚守的。作为现行的出版物,在艺术文本的质量、精神的含量和市场的销量三个方面,毕竟要寻找平衡。但是我在出版工作中,最大的理想还是自己能够体现出一种出版人的品格。

出版人所传承和出版的是一代又一代文人、学者保留下的精神血脉。其实,出版人承担的角色和作家、诗人们一样。真正的出版人,最重要的不是看他策划了多少畅销书,卖了多少码洋,而是为读书界贡献了多少有价值的好书。谈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章锡琛。作为开明书店的创办人,他一直强调与时俱进的思想。这从他们的出版物就能看出来。开明书店出版过茅盾的《子夜》,巴金的《家》《春》《秋》以及林语堂《开明英文读本》等。

《齐鲁周刊》:在图书出版的同时,您还经营几份杂志。为什么做杂志?杂志在您的整体战略中处于怎样的位置?

马启代:首先,我本身是一个诗歌作者。《山东诗人》创办于2013年初,早于“长河文丛”,它给我带来了最初的精神慰藉,成为我联络天下朋友的平台。《长河》杂志,是本着推举“长河文丛”作家,促进作家之间和对外进行交流的初衷创建的。

如果说,把办刊物纳入“长河文丛”整体战略的话,那它具有对长河作家精神凝聚的作用。它能为优秀的作者提供展示作品,和知名作家进行交流的机会。目前,这两个刊物受到业界的肯定,也得到了长河作家的支持。

《齐鲁周刊》:近年来,政府不断出台鼓励政策,推动民营出版行业发展。有专家指出,民营出版已迎来最好时代。如何拓展市场,形成自身的优秀品牌?

马启代:市场不仅包含商业的内容,也应当看做一个精神的场域。怎样形成优秀品牌,如何认知优秀品牌,是在与时代的博弈中不断提升、认识的一个过程。“长河文丛”近年来所做的,我想既包含了世俗意义上,也就是狭义的市场运作成分,也寄寓着我们拓展精神领域的努力。我想,在有生之年,愿为更多的作者编出优秀的作品,也为更多的读者和我们自己寻找到一些堪称杰出文本的经典著作。


▲“长河文丛”出品的齐河地域文化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