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文化文化势力 > 正文
分享
“良医”苏芩 记者:陆洋       2017-08-08 标签:文化势力




 “要像个俗人”

见到苏芩,她还是电视上一贯的样子:妆容精致,一身素衣,笑容爽朗又稍有克制。晚上7点钟的新书发布会,不到5点,苏芩就坐在书城的休息室内等候。随身只背了一个MCM的双肩背包,只看外表,苏芩实在不像一个精通人情世故、理智又克制的“情感专家”。

“情感专家”确实是大多数人对苏芩的认知,给建议,做点评,坚持正确的价值观和导向是她在电视节目中常做的事情。25岁任媒体主编,27岁任清华EMBA班国学讲师,28岁成为新女学发起人,30岁成百万畅销书作家,35岁出访十余国的中国公共外交使者。一窥苏芩的履历,人们理所当然的把她当成女性典范。

写书,是苏芩的工作之一。《你要世俗地活着 才有不俗的未来》是苏芩第一本类小说体裁的作品,在这本书的扉页上,苏芩写道:我曾经也是一样年轻,不过没有关系,我会用有脑有行动的奋斗,报复曾经的一无所有——爱情,以及事业。希望能够帮你了解世俗,少走弯路,早一天摆脱年轻的沼泽,洗足上岸。

了解苏芩的人会知道,这本书中有她自己的影子。书中讲述了一个厌恶了职场世俗的年轻人,辞职和一帮生活失意但内心不服气的同龄人开了一家西餐厅,取名YONG ZONRE,踌躇满志,要向世人证明自己年轻的力量。

餐厅生意一直很差,他们无比沮丧,直到有一天,店里开始出现一个叫Belinda的常客……Belinda常常和他们闲聊,内容涉及恋爱、婚姻、人际关系、工作方法、商业心理等人生问题,这群年轻人听得津津有味,视野逐渐开阔起来,餐厅生意也慢慢步上正轨。Belinda的聊天,仿佛一把心灵的钥匙,开启了这群年轻人与这个世界的和解之门。他们不再一味抵触世俗,盲目追梦,而是渐渐学会把世俗规则当作自我实现的阶梯。一年之后,关于人生,他们心中仍有许多疑问,但他们不再彷徨。他们已经领悟了从容应对人生问题的艺术,他们有信心去拥抱自己所向往的生活……

这本书更像是苏芩与自我的对话。苏芩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世界500强的外企做市场推广,工作的常态就是加班、出差、挨上司骂。冬夜的北京,下班后哭着回到出租屋,是苏芩对于那份工作最深刻的记忆。工作满一年,她辞职了。如同新书中的主人公一样。之后,苏芩也曾尝试开一家餐厅,拥有一个自由工作的空间,却无疾而终。后来,苏芩投入写作中,联系在工作中接触到的几十位“问题女性”进行访谈,出了第一本书。成功踏入了媒体行业,25岁的她成为了一家情感周刊的编辑。三年后,她已经站在EMBA班的讲台上,为已经是各商业领域大咖的学员们讲国学课。26岁,她写了自己的第一本书《非常品红楼》,从央视到地方卫视,从《人民日报》到各大文化媒体头条,引发了全国性的关注。

从最初为了逃避不喜欢的生活方式而辞职,到如今有意识地做出选择,苏芩在自我的世界越来越游刃有余。现在的苏芩,活成了自己最喜欢的样子:可以很世俗,却又似在世俗之外。但在此之前,苏芩的经历给她的经验是,“要像个俗人,活的足够努力,最后,生活会给你答案。”

“写作依然是我感到最自由的事情”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社交软件的普及,情感类文学又迎来了一次爆发。从博客到微博、微信,现代人拥有各种倾诉的途径。情感问题从隐性走向显性,从私密走向公开,从个人走向社会,由此也推动了一系列相关产业的发展。除了传统的情感类刊物,各门户网站几乎都开设了情感频道,收费的在线情感咨询服务也一派火热。

与此同时,苏芩在各类情感节目中亮相,多以一个“情感专家”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苏芩”二字均取自中药:紫苏与黄芩。成为众多读者和观众眼中的“情感专家”,又以药为笔名,某种程度上,苏芩成为了众多追随者解决情感问题的“良医”。

据苏芩介绍,关注情感问题的人群非常庞大,在她的从业经历里,无数陌生人向她袒露内心,事无巨细地向她倾诉烦恼。“我想这也是一种发泄,疏通的方式,对亲密的人无法说出的话,反而对我可以全盘托出,对我来说是一种信任。”苏芩逐渐成了这些人进行情感疏导、获取经验的一扇门。

“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情感专家,这只是电视媒体的一种衍生物。事实上,没有任何‘专家’能为别人提供完美的建议。”从人们倾诉的经历和故事中,苏芩逐渐学会判断和疏导。这也为她提供了写书的灵感,“我的书中有‘他们’的影子,但绝不会是单独的某个人,因为我会坚决为向我倾诉的人保密,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所以,苏芩书中的人物是有烟火气的,“他们的苦恼可能正是你所经历的,他们所展现的琐碎细节就是‘生活的一切’。”

早年间,苏芩最讨厌就是“世俗”二字。那时的她也像大多数人一样,认为世俗就是功利的、庸碌的,与理想是完全对立的存在。如今,苏芩却开始自诩“资深俗女”。“世俗的活着是一种准备状态,经过了长时间的准备,你才有可能摸到优雅的边儿。”苏芩认为:普通的人一开始总要在世俗的生活中摸爬滚打,一个没有经过大俗的人很难大雅。苏芩所阐述的“世俗”是接地气的生活,循着世俗的规则,脚踏实地达成自己的梦想。“先学会谋生的手段,才可能去实现自己的情怀,梦想需要清晰的脑力、有规划的行动力去实现,更要经得住时间的磨练。”

苏芩的文字经历住了时间的磨练。她当初写作的动机很简单,“工作中的约束感太强了,我要干一件没有人能管得着我的事情。”直到今天,写作依然被她当做是一件“最自由的事情”。她倾听每个人在世俗中所遭遇的烦恼,关注所看到的每一件生动的琐事;作为在微博上拥有5000多万粉丝的大V,她与所有人分享她的智慧;她写书、出书,是几十种刊物的专刊作者;当然,在这众多头衔中,她最喜欢别人称她为“作者”。

“你要雌雄同体,才能游刃有余”

采访中,苏芩称这部新作为自己十几年来一路摔摔打打的一份“体检报告”。社会是一所无形的学校,一次次生活的历练,都将真正记录在人生的路途上。“成长之路必坎坷,但千万不要失了信心和梦想。”苏芩将自己十多年的职场经验倾注于此,希望能将隐藏在梦想路途上的荆棘挖出来。

书中有一个章节:“你要‘雌雄同体’,才能游刃有余。不是修炼成精的人很难拥有‘男女双人缘’,不过,如果你非想试试做个‘双人缘强悍女’,那我可以告诉你一个诀窍:见了男人,要巧笑;见了女人,要傻笑。”这是苏芩对职场女性的一些忠告。苏芩认为:独立女性即拥有人格的魅力与独立的个性,懂得一点男性思维,更知道如何修炼自己。身为独立女性更要先了解世俗的规则,才懂得世俗外的享受,深切地明白,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赢得生活,那一切优雅的享用,都会转瞬即逝。“在职场中保持中性,是职业女性对自己的保护。”

这一丝“中性”往往是通往世俗坦途的一个小技巧。苏芩的“中性”体现于她的警醒,她深知:伴随影响力而来的,还有对公众的责任。面对一批追随了多年的读者和观众,苏芩很注重自己的表达内容和方式。“我逐渐意识到,我需要对自己说的话更加负责,并且要对它的后续影响力负责,这使我对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加谨慎。”

谈到最近火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苏芩举例说她身边真的有一群打死都不当全职太太的女性。大家都希望能通过简单的方法,获得更多享受是很正常的想法。但更好的是为自己提供更多的选择。女性独立当然非常好,她甚至觉得女人强一点挺好,就像现在流行的女汉子,但是女汉子也好、独立女性也好,却不能任自己变成“糙汉子”。

苏芩本人已经成为了这样的职场女性,她热爱自己的事业,却也没活成“女强人”的角色。大众印象中严谨、冷静的苏芩,在生活中“其实很情绪化”,甚至“挺容易哭”。“对我而言,不存在工作和生活两种角色的切换,我是个工作生活分得很清楚的人,脱离了工作状态,自然而然就做回了自己。”虽然在电视节目中她不苟言笑,逻辑清晰,甚至处处见锋芒。但是生活中的苏芩“不是一个自律特别强的人”,喜欢睡懒觉,有点急脾气。

目前,苏芩的新书正在创作中,纯文学类创作方向是她今后的目标。毕竟,再多世俗的规则,都是达成梦想的良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节奏”,十几年来,苏芩用一路跌跌撞撞的成长经验,用她正能量的光环,感染每一个怀有梦想、热爱生活的人。


▲在苏芩看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情感专家”,那只是媒体的衍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