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封面故事 > 正文
山东男篮的奋斗与彷徨—— 时光浮沉,“篮”途何处 记者:李康宁       2019-01-02      点击量:317次 标签:封面故事


▲中国男篮94黄金一代,自左至右为:纪民尚、巴特尔、巩晓彬、孙军。


初心,江湖和好汉

2018年,很多文化大师离开,顺便带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为几代人虚构出一个梦幻世界的作家金庸,在人间大闹一场后,悄然离去。

他的笔下,有一个瑰奇的门派——逍遥派。这个门派的掌门人,除了武功奇高之外,还要面如冠玉,姿容英伟。也许是一种巧合,放眼中国篮坛,担得起“逍遥王”这个外号的,也只有山东篮坛的代表人物巩晓彬了。

巩晓彬是山东男篮历史上名气最大的球员,“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他的影响力,贯穿于上世纪整个90年代。曾经拿过CBA联赛MVP、得分王等荣誉。巩晓彬最早是踢足球出身,由于身材越长越高才改练篮球。未曾想,却成就了他颇具传奇色彩的职业生涯。从地方队到国家队,天赋出众的巩晓彬练出了一身过硬的技术。脚步、手感俱佳,是当时最具观赏性的球员之一,一度被誉为“亚洲最好的二中锋”。而在民间,球迷更喜欢他的外号——“逍遥王”。

1995年,CBA联赛建立之初,彼时的市场环境跟如今大不相同。当时各队的人才交流,远不如现在那么自由,外援的水平也无法真正左右战局。所以,球队的真正实力如何,比的还是本土球员的阵容厚度。拥有强大人才储备的八一男篮,在当时扮演着统治者的角色。山东男篮帐下,以巩晓彬为代表的“三驾马车”,是联赛中少数能跟八一男篮一争高下的队伍。

自古以来,山东盛产魁梧高大的汉子。巩晓彬之外,球队的主力中锋纪民尚也是当时国家队的常客。与巩晓彬不同,纪民尚以精准中投和踏实作风著称,从青年时便有了“老黄牛”的外号。再加上多次获得抢断王的后卫鞠维松,这三个人构成了山东男篮在联赛初期的战力来源。大部分时间,叶鹏成为了这支队伍的主帅。

这样一支本土化程度极高的球队,优势和缺点都很突出。好处是有实力人气旺,很容易就成为城市文化的标签,每场比赛都前呼后拥观者如堵;弱点是容易固步自封,梯队培养到管理质量,都很难提上去。总之,当时的山东男篮,在“大哥当家”的好汉情怀中,度过了激情燃烧的岁月。尽管也有些不如意之处,但每每怀想起来,犹如窖藏老酒,历久弥香。

最初的几年,山东男篮的主管单位是省体育局。1998年,第一个正式赞助商山东永安介入,与体育局一起共建山东男篮。这家地产开发公司,在球队管理上并无太多的话语权,但也借助“永安火牛”的声名,被广为人知。

2002年,山东永安转让股权,金斯顿正式接棒。金斯顿隶属于山东黄金集团,主要生产陶瓷产品。而此时,山东男篮的“三驾马车”相继进入职业生涯的暮年。王治郅、姚明等后起之秀,踏上了NBA的征程。更广阔的画卷,更宏大的命题,正在中国篮球面前徐徐展开。山东队,也迎来了吐故纳新的时期。

外援,这样混成“名宿”

山东男篮早期的外援,以实用廉价的东欧球员为主。2000年跟随外教利马斯来的后卫达柳斯,以及后来入队的立陶宛同胞、中锋洛兰达斯,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两人虽然并不算是大牌球员,但作风强硬技术扎实。虽然位置不同,但都能组织也能得分,深得球迷的喜欢。也正是他们,给山东队带来了欧洲整体篮球的理念,减少了对球星的依赖。

在巩晓彬等人相继退出球队之后,山东男篮对于外援的依赖越来越强。大浪淘沙,像阿尔斯通、埃利斯马等一批在中国赛场打出名声的美国外援,以其快速灵活、得分能力突出的特点,开始成为山东队的选择。2004年,一个身材粗壮的左手将进入山东男篮的视野。麦克·图科,开始了他跟山东男篮合作的第一个赛季。

2006年,CBA推行职业俱乐部准入制,山东黄金集团取代金斯顿直接入主,正式获得山东男篮所有权。山东黄金男篮俱乐部,也就此成为了黄金集团的一个二级公司。当时,山东黄金集团的领导王建华、时民,对男篮也是器重有加,常常到现场为球队加油打气。政策指引加上资本支持,山东男篮在进入联赛十年后,进入了最为“职业”的时代。

这一年图科回归,总经理叶鹏又选来了一个瘦高灵活,能里能外的外援拉米扎纳。这两人特点互补性格开朗,每场都能给对手带来强大的压力,人称“黄金双枪”。

无论是达柳斯,还是图科、杰特,都算不上天纵奇才,实力也很难称得上CBA顶级外援。但这三个人的共同特点是,跟山东人很能处得来,毫无陌生感。达柳斯喜欢烟酒,跟山东队友关系亲密;图科带着拉米扎纳,管叶鹏叫“爸爸”;而杰特,则是丁彦雨航等年轻球员的大哥。前有“71分先生”艾米特,以及后来的比斯利、劳森等球员,都比他们名气更大,实力更强,但论到敬业踏实,前述几位,更称得上是“山东名宿”。

易主,赌今天还是未来

2014年,山东高速接手山东黄金,成为山东男篮新的赞助商。新东家的目标更高,提出了“三年夺冠”的计划。高速男篮的自信并非没有理由,首先山东高速的发展蒸蒸日上,开得出更高的价码,而球队的新生力量正在快速成长。更重要的是,当时山东高速的董事长孙亮、男篮俱乐部的老总李志科,都对体育有很深刻的了解。

接手以后,球队的架构不断更改。2014-2015赛季下半段,由于战绩没能达到要求,主帅巩晓彬下课。接下来一个赛季,功勋外援杰特在季后赛被换掉。2016年赛季伊始,球队请来了史上最贵的大牌外援,曾有NBA总冠军经历的诺里斯·科尔。

一切都看上去很美。只可惜,科尔在参与的比赛中显得水土不服,不得已球队多次更换外援,阵容始终游移不定。最后全靠丁彦雨航超水平发挥,球队才勉强闯入季后赛。痛定思痛之后,在高速男篮的第四个赛季,球队召入了张庆鹏、王汝恒、张春军等内援,又签下了劳森和莫泰尤纳斯。乱世争雄,毕其功于一役。

这支球队,应该是自“三驾马车”之后,球星味道最浓的一届。常规赛,丁彦雨航继续着惊艳表现,连续第二个赛季成为MVP。只是到了季后赛之后,劳森因为一心想回NBA,而一度滞留美国。加上丁彦雨航的积劳成疾,过度透支后,导致球队倒在了半决赛的征程中。这套华丽阵容的失败,直接引发了连锁效应。很多篮球界人士认为,这几年为了出成绩,颇有揠苗助长的失误。主帅亚历山大·凯撒战术单一,临场应变能力不够,过度依赖球星发挥,导致队伍缺乏后劲,难辞其咎。

不管这种说法如何,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在资本、人员都处于一个良好配置的关键节点上,山东男篮错失了重铸辉煌的最好机会。

于是在2018年夏天,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丁彦雨航远走NBA,追寻着可望不可即的梦想。队长睢冉进入伤病名单,缺席整个赛季。凯撒的执教生涯,也画上了句号。更重要的是,山东高速退出,以232万的底价将山东男篮转给西王集团。

表面上看,这只是一次很划算的收购而已。但从深层次看,从山东金斯顿、黄金集团到高速集团,背后的资本都是国有资产。足以保证球队衣食无虞,而作为民企的西王集团,会怎样经营球队?很多人都打了一个问号。

上赛季高速男篮打入半决赛,吊足了球迷的胃口,而新赛季面临人才流失的局面,西王男篮新任主帅吴庆龙,提出了“保八争六”的目标。然而,球队接连碰到困难,两个外援先后受伤,山东队一度以全华班出战,遭遇了七连败,排名跌出前十。匆匆接手的西王男篮,显然还没有摸到俱乐部运营的门道。

作为西王男篮俱乐部的总经理,纪民尚依然在奉献着自己对于山东篮球的忠诚。他退役之时,现在山东男篮的年轻中锋朱荣振,不过两三岁而已。却不知这些年轻人们,能不能接过大纪的衣钵,下一任旗手,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