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封面故事 > 正文
大纪和大龙:“背锅侠”绝境求生 记者:白鹏飞       2019-01-02      点击量:311次 标签:封面故事


▲吴庆龙。 曲永欣/图


仓促的“恶果”

纪民尚,到现在还有好多山东球迷认为他的名字应该是“纪民尚”,或者简称为没有争议的“大纪”更妥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大纪在尝试了女篮主教练、男篮主教练、俱乐部副总、省篮管中心副主任等多个职位之后,这个赛季第一次作为俱乐部总经理的身份来驾驭一支球队,对不起,应该是两支球队——山东西王男篮和女篮。

铁打的球队流水的管理层,球队表现好,从老板到球员到教练脸上都有光;成绩不如意,主教练和总经理,都要做“背锅侠”。

这是规律。

大纪是山东篮球的标志性人物,是老好人,过往的贡献和极佳的人缘也为他赢得了不少球迷的拥戴,大家都盼着球队山东西王男篮打出个好成绩来,大纪的总经理位置,也能安稳一些。

事与愿违。谁也没有想到,山东西王男篮在常规赛赛程过半之后,竟然遭遇近些年来少见的七连败,打谁输谁,西王方面是急招频出,意图止住球队的颓势。然而,西王,似乎现在没有什么希望。

屋漏偏逢连阴雨,莫泰和古德洛克两名外援同时受伤,这使得山东男篮历史上第一次全华班连续作战,而在这个过程中,对阵青岛、北控、山西等“弱队”比赛时,全华班的山东西王是那么的孱弱,给人一种不堪一击之感。

这种情况下,西王方面紧急行动,首先是用摒弃前嫌请来了落跑外援劳森,然后用“小詹姆斯”桑普森临时替换莫泰;针对本土球员战斗力不强的弱点,吴庆龙请来了自己的老搭档、辽宁老乡接君……

一个不为人注意的改变是,山东西王篮球俱乐部特意为纪民尚配备了一名新闻宣传助理!

这在西王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开始西王篮球俱乐部请了一位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学生当新闻官,所以跟媒体闹出了诸多业余矛盾,比如说在赛季前誓师会的时候,这位新闻官竟然把来自济南的一车媒体记者,在寒风中晾在邹平荒野上一个多小时。到后来人们才知道,他是要更换所乘大巴的“山东高速”车贴,怕老板看到还没换成山东西王不高兴呢。

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业余举措在西王方面是不胜枚举,其实,这也是这个俱乐部仓促接手山东男篮之后的一个“恶果”,而在之后甚至是直到赛季中段球队的表现,都跟这有直接关系。



▲纪民尚。 曲永欣/图


“主人”与“客人”

西王接手山东高速男篮后,虽然直到现在还没有正式更名,但是这家民营企业胆子大,强硬地与塞尔维亚人凯撒解约,赶走了凯撒带来的录像分析师托米,也让跟随球队十几年的老翻译杨林走人。在这之前,球队核心丁彦雨航、外援劳森和队长睢冉的离开已经让球队伤筋动骨,教练班子的连锅端,更是让西王错过了重建和从头再来的极佳准备期。

联赛开始后,新教练、新外援和一群内心充满了不确定感的本土球员,伤筋动骨后在忐忑不安中开始了征程,主教练吴庆龙以“趟雷子”来形容自己的执教之旅,其实因为夏秋窗口期的动荡,山东西王男篮的备战效果极差,体能储备和技战术能力,不升反降。吴庆龙曾经口口声声表示要重用年轻人,但是联赛开始后人们发现,他跟自己的前任一样,为了成绩,一套阵容用到底,张庆鹏张老汉成为铁打的主力,莫泰成为劳模,积劳成疾,莫泰和古德洛克两名外援先后伤退。这也就导致让很多球迷不解的现实:缺少了丁彦雨航等人,山东男篮现在几乎是人见人欺,防守不是防守,进攻不是进攻。

山东男篮是CBA有名的网红球队,山东球迷和一大批自媒体作者拿着放大镜来观察和分析山东男篮,一有点风吹草动,在山东这边就是疾风暴雨,正反两种舆论肯定是要激烈交锋。

或许就应该承担更多的压力和指责,毕竟,作为新任总经理,大纪在山东省体育局和山东西王以及山东省篮球界,都背负了太多的期望。然而,联赛常规赛过半,七连败以及季后赛资格岌岌可危的形势,让大纪也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毕竟,贵为俱乐部总经理,他是除了主教练之外的第一责任人。

不过,在西王篮球俱乐部,西王集团老板王勇“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言犹在耳,实际运作过程中大纪等人却是处处掣肘,即便是到了现在,因为山东西王篮球俱乐部在中国篮协方面还没有得到承认,现在俱乐部还不是一个独立法人单位,所以,从西王集团方面来说,俱乐部是个连公章都没有的“单位”,独立的账号也不能建立,所有的花费,都需要走集团繁琐的程序,这就导致本来在民企来说很简单的事情,到了大纪和大龙手里,却是难上加难。据说,现在中国篮协和CBA公司给各俱乐部拨付的经费也到不了西王篮球俱乐部手里,因为,他们没有独立的账户!

这种形势下,专业的人在西王做得了专业的事吗?对于大纪和大龙来说,他们是西王的“外人”,尤其是大纪,在集团和俱乐部来说属于“客人”,最终的话语权在西王老板及其老乡身上;大纪本身的性格特点,也决定了他不争不抢,对于西王方面的一些不合理的事情,估计大纪也难有勇气去抗争。

大纪和大龙,只能是在西王男篮现有的资源内进行整合。近期,接君的加盟是一个信号,毕竟大龙匆忙引进的希腊外教帕帕虽然名头不小,但他对于CBA联赛和球队都不熟悉,现在还不能指望他帮助球队,而接君到来让教练组内外线均配备了帮手。对于大纪和大龙来说,双外援到队后,如何尽快激发劳森和桑普森与全队的化学反应,是重中之重;球队的本土球员自信心还需要进一步增强,陶汉林和王汝恒在困境中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让人眼前一亮,陶汉林在对阵辽宁队强力内线时的3010篮板让人扼腕,在对阵吉林队的翻身一役中又贡献了2610板——谁说小鲨鱼没能力?倘若王汝恒能在组织传球和外线远投上继续找到感觉、陶汉林能在半截篮上持续给球队提供帮助,那本土和外援合力,理论上山东西王男篮季后赛资格还能有希望。

对于吴庆龙来说,度过了赛季初的蜜月期及融合期,上赛季还在一线队执教的他,应该对于山东西王男篮自身和对手特点有了更深的了解,尤其是山东男篮在攻守平衡及相应技战术的制订上,吴庆龙和他的教练组,应该做到知彼知己,如此才能达到战而胜之的诉求。

常规赛后半段已经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西王2019年的“后”希望,也在于需要大纪和大龙动员一切可能的力量,绝境反击,在强敌环绕中杀出一条血路来,毕竟,两军相遇勇者胜,大纪和大龙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了,他们懂得,上赛季总决赛四强的队伍,不应该人见人欺,倘不能扭转这一窘境,那大纪和大龙,也就尴尬了。

CBA就是这么现实,也是那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