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封面故事 > 正文
分享
国外如何防治“虐童” 记者:张艺曦       2017-11-28      点击量:410次 标签:封面故事


▲2011年9月,由韩国光州一所聋哑学校校长性侵儿童的真实事件改编的《熔炉》上映。该电影上映后,韩国国会压倒性通过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称“熔炉法”。


韩国:一部电影催生了“熔炉法”

20119月,由韩国光州一所聋哑学校校长性侵儿童的真实事件改编的《熔炉》上映。了不起的是,电影上映后反响剧烈,百万网友签名“抗议书”,施压重审“此案”。缘由是,2005年,该“性侵案”受理时刑罚“太轻”——校长与总务处长因没有前科而与受害家属达成协议,以缓刑释放。最可悲的是,电影上映时距上次审理此案件近7年,两位主要施暴者已过7年追诉期,施暴的罪魁“校长”已去世。

韩国网友极为不满,要求提高性侵案量刑标准和废除追诉期。迫于压力,当年,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的形式,压倒性通过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称“熔炉法”。该法案规定:性侵女身障者、不满13岁幼童,最高可处无期徒刑。废除公诉期。加害者如任职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新法于20127月施行。

此外,还催生了《社会福祉事业法修正案》,确保社福机构经营公开透明并纳入外部监督力量。

就在电影《熔炉》下档后一个月,光州私立听障学校被取消社会福祉许可证,学校被关闭,由光州政府接管,缴回韩币57亿元法人财产,用于身障者的福利基金。并成立国立特殊学校,于2013年开学。

同时,电影中暴露出的光州仁和学校虐待和性侵学生的案件,引发了社会对性侵犯问题与学生人权的关注,韩国政府为预防《熔炉》事件再次发生,积极推动国会通过了《教育公务员修订法案》。修订案规定对实施性侵犯罪的老师将处以100万韩元以上的罚金并予以清退。并且,自201110月起,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对全国所有寄宿特殊教育学校和普通特殊教育学校实施联合检查,并成立预防对残障学生实施性侵犯的“常设监督团”,同时还将对幼儿园、学校等教育机关从业人员的性犯罪经历进行调查。

美国:只要怀疑就要举报

定居美国加州的Lily说,在美国很多州,父母打自己的孩子都是犯法的,更别说会出现类似幼儿园老师殴打、虐待孩子的事件,“这已经构成严重的刑事罪”。在1974年,美国的《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案》对虐待儿童作出无比详尽的界定:把虐待儿童视为是重罪,处罚的措施根据各州的规定,以及案情的情节严重与否来决定的,最严重者可能面临终身监禁的处罚。1984年,《儿童保护法案》通过,比联合国的《儿童权利公约》还早5年。

Lily介绍,美国邻居对待儿童一事上的“多管闲事”是出了名了,只要看到有儿童被打,或者怀疑孩子遭受虐待,即使没有任何证据也都会报警。因为在美国,这不仅是公民的权力,也是公民的义务。由此,很多华人初到美国,可能遭遇的第一个“中西差异”就是,“打骂孩子是犯法的”。若华人依照惯例在美国“打骂自己的孩子”,一旦被邻居报警,突然到来的警察就会以虐童嫌疑人抓捕,事后可能遭到当地妇女儿童保护协会的起诉,严重的可能会被剥夺监护权,孩子会远离父母,被带到当地的儿童监护机构看管。电影《刮痧》就是这样类似情节的故事,同时它也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给儿子刮痧的父亲被当做虐童犯罪嫌疑人起诉,之后孩子被带离父母身边。

这些皆是因为,在美国的防治虐童法律里有一条非常有约束力的“强制报告制度”。据了解,18个州要求“只要怀疑就有报告义务”,也就是说“有理由相信”或“有理由怀疑”一个儿童受到了虐待或忽视时就要举报。对于知情不报者,法律上也规定了相应的惩罚,比如罚金、监禁,甚至可能承担民事责任。

Lily强调,在美国的幼儿园,家长完全可以放心将孩子放在学校。以加州为例,幼儿园分为家庭幼儿园与幼儿中心或者日托所,但都必须向加州社会事务部提交申请。无证开办幼儿园的话,会面临每天200美元的罚款,甚至会触犯法律。对幼儿教师,美国各州普遍要求具有本科学历,持有资格证,通过背景考核。甚至有些州会要求幼师具有硕士及以上学历,有时还会对专业作出规定(比如需要有教育学的背景)。

“不仅申请资质和教师资格上严厉,而且在学校的管理上也非常严格。”Lily介绍,美国的学校对于学生的意外是非常重视的,教师的职责和责任也非常明确。“一次,大儿子凯凯放学拿回来一份长长的报告。原来孩子在学校做游戏的时候因为踩空,自己摔了一跤,头被撞了一下。这份报告就是一次事件描述书,其非常详尽地记录下了事情的整个过程,包括时间、地点、当时发生时有谁在场、事情发生的整个经过,以及老师采取了什么样的应急措施等等。最后还附上了班主任和教导主任的签名,以此来证明事情的真实性。”


日本:语言暴力也被列入虐待标准

在处罚虐童问题上,日本正在朝着美式“越来越严”的方向去。2000年,日本公布并实施《虐待儿童防止法》,并于2004年进行了部分修改。比如在修改前的虐待标准中,规定了“如果发现有虐待的必须举报”,修改后就变成“认为有虐待的必须举报”。同时,语言暴力也被列入虐待标准。

此外,日本的社会力量在应对虐童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如1998年在日本成立的“儿童虐待思考协会”,就以儿童虐待为题材制作成漫画,向志愿者介绍虐童工作现状。各地的非营利组织还设立儿童访谈热线,与一些儿科医生、心理医生、社会工作者联网,及时倾听虐待儿童的举报。同时,有关防止儿童虐待工作的讲座、研讨会、报告会、经验交流会、论文发表会、学会等集会也在日本全国各地经常举行。

同时,日本对于儿童如何辨别被虐待时,也给予了教科书式的范本。在日本关东地区枥木市发行的一本教师手册中,列举了需要注意的儿童被虐待的信号,其中提到,老师写板书时只要一举手,孩子就下意识地抱住脑袋;老师轻微警告,孩子就吓得一动不动;孩子吃校餐的时候饥不择食;孩子出现与性相关的言行和奇异行为……这些行为都被列入了手册之中。

早发现、早应对是防止虐童案件的核心。《虐待儿童防止法》规定,邻居等虐童事件的知情人有报警或通报福利机构的义务;警方拥有确认儿童安全为目的的“入室调查权”以及对监护人面谈、勒令改正等权力。

在日本每一个都、道、府、县都有儿童保护中心,专门收容被父母虐待的儿童。日本厚生劳动省资料显示,2011年,日本全国共有206个“儿童咨询所”,其中128家设有“临时保护所”。

不过,需要一提的是,也就是在这一年,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掌握的数据,在各地的儿童保护设施内就有206起虐待事件发生,已调查核实的有46起。而在包括性虐待在内的这46起虐待事件里,共有85名儿童受虐,有79名儿童保护设施的工作人员施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