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封面故事 > 正文
国外如何推进教育公平? 记者:吴越       2018-05-30      点击量:1391次 标签:封面故事


▲教育是为了解放人,而不是束缚人。英国伊顿公学最特别之处并非校舍、师资或课程设置,而是给予学生充分的自由和选择,这也是教育的公平之要义所在。


美国:两个事件改变的教育观念

60多年前,一位黑人小姑娘的上学问题几经波折,最终使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委员会案”作出判决,宣布“隔离但平等”的原则违宪。以布朗案判决为契机,以民权运动为动力,美国掀起了取消种族隔离、促进教育权利平等的高潮,引发了教育领域的重大变革,客观上促进了教育公平。

布朗案判决不仅以判例形式否定了学校种族隔离的合法性,还为取消种族隔离运动提供了合法性支持。1964年,国会制定了《民权法案》,法案授予民权委员会监督公立学校中取消种族隔离的权力,并赋予联邦政府更多教育行政权力,使联邦政府有权向落实取消种族隔离的学校提供资金支持。1965年国会通过了《初等教育和高等教育法》,重点保障家庭贫困的少数族裔儿童和黑人学生的教育权利。2001年《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2015年《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案》等都有力地推动教育公平。

政策方面,美国教育部在《20142018教育战略计划》中将“公平”作为六大战略目标之一,基本内容包括提高缺少关怀学生的受教育机会,减少歧视,以使每个学生都能做好成功的准备。

另一个重大事件发生在300多年前的1647年,马萨诸塞州殖民地率先出台了一部法律,要求建立公共财政支持的学校。这部法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清教徒们担心孩子们会受这部“老骗子撒旦法”过多的影响,在公立学校里不再学习圣经。为了支付公立学校的费用,殖民地开始对当地的住宅征税。

时至今日,教育财政预算中最大的份额主要用在学前教育至中学阶段,重点用于解决贫困学生、少数族裔学生和其他处于不利地位学生的需求。这种财政预算的发展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弥合和缓解了原有教育经费模式在教育公平问题上的消极影响。

教育公平不仅关注入学机会平等,还关注教育过程和结果的公平。因此对贫困学生、少数族裔、残疾学生等进行不同形式的补偿是美国促进教育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的另一种有效选择。比较著名的补偿政策有“开端计划”和“肯定性行动”。开端计划是联邦政府免费进行的学前教育项目,旨在为处于不利地位的儿童进行教育补偿。肯定性行动是为了防止少数族裔或弱势群体遭受歧视等不公待遇而给这些群体在就业、教育等方面政策倾向、特殊照顾,以求达到平等。


▲创建于1670年的日本闲谷学校是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平民公立学校,现已成为历经三百年风雨的历史建筑。


日本:所有学生的成功才是终极目标

早在100年前,日本就开始重视教育的平等与普及、教育设施的均衡配置、教学要求的全国统一、教师资源的定期轮换和学生就近入学等,这些举措均体现了日本的教育公平。

在很多国家,学生的家庭背景往往决定了他们接受教育的质量。家境优渥的学生能够进入一流的学校,配备一流的设备和师资。而出身贫寒的学生只能接触到过时的教科书、落后的设备以及能力不足的老师。日本却是个例外。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调查显示,在全球35个富裕国家中,日本提供给学生的教育是最公平的。在日本,家庭背景只能解释学生学业成绩差异的9%,而35个国家的平均水平是14%,在美国,这一数字高达17%

日本能够为学生提供优质的教育机会,其中一项重要原因是教师的雇佣机制。日本的教师并不是受雇于学校,而是当地政府。在他们教师生涯前期,工作地点每三年会发生一次变动,直到后期才逐渐稳定下来。政府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将最好的老师分配到最需要他们的地方。最优质的教师、最珍贵的资源会倾向最需要帮助的学生。

这种方法也使老师们从不同环境中得到学习。年轻老师面对资质不同的学生,他们从中不断摸索出教学方法。这与美国大不相同。在美国,优秀教师进入名校,一呆可能就是一辈子。

不可否认,虽然日本的教育公平实行的非常成功,但出身富裕的学生比出身贫寒的学生更有优势。东京一家名为“孩童之门”的机构,为贫困的孩子提供课后辅导。这所学校的创始人表示,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孩子很多都辍学了,因为他们买不起校服,也没钱参加学校组织的游学。教育公平主要表现在小学,随着孩子年龄增大,这样的扶持力度就会减弱。相较于富裕家庭的孩子,他们得不到额外的辅导,自然很容易落后。

尽管存在不足,但日本教育体系依然为其他国家树立了一个榜样。这或许与日本的教育目标有关:消除优秀学生与其他人之间的差距。这意味着,政府会把优质资源向处于劣势地位的学生转移。对于国家来说,所有学生的成功才应是终极目标。

欧洲:源自启蒙运动的平等观念

自从欧洲启蒙运动以来,人们越来越清楚认识到给每个人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对整个社会的意义甚至超过对受教育者本人。但是,优质教育资源往往是稀缺的,不可能所有人都享有完全一样的教育,这就给社会出了一道考题:如何保证教育的合理公平?而这恰恰正是教育的生命所系。

2016年,英国发布了《教育全面卓越》白皮书,表明了让不同地区、不同背景的学生都能通过良好教育充分发挥自身潜能的新愿景。针对目前存在的教育水平地区差异问题,白皮书阐释了追求卓越教育的多项要素,并且提出了相关措施。

综观《教育全面卓越》白皮书,英国教育部以追求教育公平的精神为轴心,为英国教育的进一步改革铺设了两条主线:一是提升学校自治水平,转变政府的角色,赋予学校领导和教师更多自由空间,激发学校的生机活力;二是对薄弱地区加大资助力度,促进学校之间的共创共生、协作发展,鼓励杰出领导和优质师资向落后地区流动。

今年3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2019年起法国强制接受义务教育的最低年龄将从6岁降至3岁。他说,这一措施是为了更好地保证教育公平,让学校充分发挥修正社会不公的作用。

法国《重建共和国基础教育规划法》要求基础教育达到以下三个目标:第一,让所有学生的知识、能力和文化水平得到提高,确保义务教育阶段后所有学生能达到“共同基石”要求的能力标准,高中会考通过率达到80%以上。第二,缩小因地理位置和社会阶层不同而产生的不平等,打造让所有人成功的新教育。第三,减少肄业学生的数量,努力提高学生的学业成功率,将未获得毕业证书的学生人数减少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