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封面故事 > 正文
■援川人物志 本刊专访山东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孟雷:作为援建人,我们感恩这个滋养我们的地方 记者:由卫娟 陆洋       2018-05-16      点击量:406次 标签:封面故事


▲两年多的援川经历是孟雷(右二)一生中最宝贵的记忆,披星戴月、同甘共苦的生命历练也让他成为了一个新北川人。图为孟雷与援建干部一起考察援建施工现场。


▲十年已过,每当回忆起在北川的日日夜夜,总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回荡在孟雷心间。图为2008年抵达北川时,孟雷安慰失去亲人、家园的羌族儿童。


《齐鲁周刊》:地震发生后,山东迅速开展援川工作,是震后第一个到达绵阳开展对口支援的省份。您先后出任援川办主任助理、副主任一职,自始至终见证了新北川的重生。在接受这一职务时,您怀着怎样的心情?

孟雷:实际上我是先来北川,到了之后才被任命的。

520日,山东援建联络组抵达成都,而北川的重建规划需要在要在6月份完成,7月份就要报到市里,然后上报到省里和中央,时间非常紧迫。北川牺牲惨重人手有限,就要求山东协助编制《灾后恢复重建规划》。山东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李关宾带队在北川搞调研。在山东有十几个同志接收发回来的资料进行整理,开始草拟《北川灾后恢复重建规划》,当时我在山东执笔做了这个规划。

625日这个规划送达了北川。627日,由副省长郭兆信带队第一次对接对口支援工作。当时领导征求我的意见,问我要不要留下。我当时还是比较干脆的,就同意了。之所以这么痛快,是因为我在北川老县城看到这里的惨状,深感痛心。当领导询问我,我突感责任重大,怀着很激动的心情做了决定。

《齐鲁周刊》:您是如何抵达北川的?初到北川时,扑面而来的是怎样一副情景?那样的条件下,如何开展调查工作?

孟雷:我是坐飞机到的成都,然后又到的绵阳。我来的时候已是6月下旬,绵阳受灾并不是十分重,道路还可以。但从绵阳到北川这几十公里,旁边房子都已经毁坏了。特别是进入北川峡谷地带,那时候路上石头都没有清理,很多路段很不好走,尤其是到乡镇非常难。到下面的乡镇做调研,进不去,往往要来回绕道。

要下到乡镇去,当时还比较危险,受灾地区的路基都是垮塌的,底下都是悬崖,路基都没了,要从泥泞的路上开过去。

《齐鲁周刊》:经历这样的险境,您是否会想到最危险的的事情或许会发生?

孟雷:也就是一闪念,尽量不去想这些事情。

《齐鲁周刊》:山东承担了什么样的援川任务?为此,山东动员了多少人力物力?在200多个援建项目中,哪些项目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孟雷:山东的干部来了500多人,我们的施工队伍高峰期有3万人在工地,100多个施工项目同时建设。200多个项目里,比较深刻的,一类是乡镇的援建项目,因为都在大山里,施工难度比较大,施工场地非常狭小,还有次生灾害,原材料进去不容易。其次是安昌河治理前后的论证。山上泥石流比较多,怎么把河修好,以后不出现问题,下了很大的功夫。桥梁、道路、河道治理……要按照百年工程考虑。这些设施如果出了问题,县城就是有问题的。像安昌河的治理,国家这类城市都是2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实际上我们做到了50年以上的防洪标准。

《齐鲁周刊》:援川指挥部组建后,北川当地的软硬件设施基本被摧毁,工作条件很艰苦,这种情况下有哪些让您觉得特别感动的人和事?

孟雷:很多。春节期间,部分山东同志没有回家,在北川坚守岗位。北川招商局的张康奇家人都遇难了,但他基本上陪着援川干部一同过的春节。春节假期的前三四天,他基本上都在指挥部组织各种活动,但是初四就没有出现。原来那天他才去祭奠了亲人。

《齐鲁周刊》:如今,新北川县城已成了灾后重建的模板,在当初规划设计时,有过何种考量?援建完成后,在您看来,还有什么项目值得鲁川两地进一步展开合作?

孟雷:在所有项目上,我们都采取了更高的标准,做更长远的考虑。比如地下管网都要求比较高,北川援建期间遇到很多次大的暴雨,都没有形成城市积水,全都顺利排掉,这个很欣慰。现在来说,北川的规划也是非常超前,园林绿化、公共服务设施都要远远高于国家的要求。这个地方出门三分钟就有花园,十分钟之内就可以有学校,县城里有三个医院。

援建完成后主要是产业合作,找到我们优势互补的结合点去开展合作,一些产业项目在北川落地。比如,由山东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北川禹羌投资公司签署设立投资发展产业基金继续产业合作开发,旨在打造区域产业升级、民生福祉、社会善治的创新示范。我们现在规划了几个文化旅游项目,签了一些相关协议,一如既往支持北川脱贫攻坚和经济社会发展。

这次,山东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北羌县签订了投资北川老片口文化旅游开发项目的协议。项目建成运营后,预计可以带动当地的旅游、餐饮、住宿等相关产业,深入挖掘和弘扬老片口本土乡村特色文化。

《齐鲁周刊》:大地震对所有中国人来说是一场灾难,但在灾难面前,所有人也都完成了一场公民教育,对您个人而言,援建北川有着何种特殊意义?

孟雷:援川的经历在我一生当中都是最宝贵的回忆。国家民族受难的时候,能站出来到一线去,这种机会是非常少的。在援川过程中,我跟北川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其中的很多人跟我成为了终生的朋友。可以说,我算是一个新北川人,能够看到北川人在我们亲手建起来的地方幸福地生活,社会和谐,经济发展,心里感到特别欣慰和自豪。

我们受山东省委、省政府的选派到北川来做这项工作,是我们分内的职责,做了我们应该做的工作,付出了一定的努力,也做了一定的贡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收获很大,我们收获了个人的成长,收获了友谊,收获了人生的价值。我们所取得的成果,离不开北川干部群众的支持、关心、关爱。我们所有援建人,都感恩这个滋养我们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