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封面故事 > 正文
品牌3000年 记者:米绪       2018-05-08      点击量:506次 标签:封面故事


▲六必居酱菜始创于明嘉靖九年(1530年),以制作严格、技艺精湛著称,清代曾为宫廷御品。


贡品:量全国之物力,结吾皇之欢心

中华老字号,是我们这个民族独有的世代传承品牌。它往往属于一个家族的辉煌,是一个地域的骄傲,更是全体国人的集体记忆和文化背景。

这样的品牌,官方认定中,1991年尚有1600余家。到了2005年,数目已经成为1000家。它们大多有超过160年的历史,甚至是三四百年。活得久不等于活得好。上海交通大学品牌研究所所长余明阳说:“中国有15,000个老品牌,有1,500个还活着,150个活得还算不错,但只有10个能够称得上活得很好。”

全聚德(1864年)、青岛啤酒(1903年)、同仁堂(1669年)、王老吉(1828年)、九芝堂(1650年)……它们的声名鹊起绵延不绝,首先是品质上的保证。

六必居的酱菜有“黍稻必齐、曲蘖必实、湛炽必洁、陶瓷必良、火候必得、水泉必香”之说。同仁堂有“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古训,恪守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自律。内联升朝靴起家,底厚达32层。其 “千层底”鞋底每平方寸用麻绳纳81-100针,针码分布均匀。产品全部手工制作。王老吉凉茶创始人王阿吉配伍的凉茶,帮助乡民避过了瘴疠蔓延。他由此成为岭南药侠,还被封为太医院院令。

对国人而言,好东西那都是要进上的。进上的东西自然身价不同。屡试不中的王致和,做块臭豆腐都得进入宫廷御膳房,成为慈禧太后的一道日常小菜。六必居的酱菜清代也是指定为宫廷御品。同仁堂1723年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188年。乾隆年间,“张小泉”剪刀也已列为贡品。

贡品是身份品质的保证,也是品牌发展过程中难得的护身护命神符。为什么要当皇商?因为封建社会商人的地位,要保住自己的身家、财产并获得发展,必须依靠权力的庇护。

在这个意义上,打天下确是一件回报率很高的事情,从头到脚、从内服到外用,全国的好品牌都挺惦记的。这才是量全国之物力,结吾皇之欢心。

这个道理,古今中外皆然。英国皇室唯一指定的御用雨伞FULTON,因为女王的“带货”风靡全球。Barbou或许不美,却是欧洲上流社会的入场券之一,因为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女王丈夫和查尔斯王子三位的“皇室御用保证 ”。

走不了皇室也得走上层。过去老北京有言:头顶马聚源,脚踩内联升,身穿八大祥,腰缠四大恒。这就是老北京的上层社会标配。在皇权至上的年代,内联升一开始的目标客户和产品定位就不同一般:为皇亲国戚、朝廷文武百官制作朝靴。名字非常直白: “内”指大内宫廷;“联升”示意顾客穿上此店制作的朝靴,可以在宫廷官运亨通,连升三级。内联升保升级是口彩,而保证仪容是切实需要,驾前失仪可是重罪。

金奖迷恋、名人效应和怀旧情怀

在皇权没落之后,我们的民族产业则将品牌提升之路放眼到了全球。流传至今的百年品牌多是得到巴拿马世博会奖牌加持。1915年巴拿马世博会,双妹的经典产品“粉嫩膏”斩获金奖,贡品张小泉获得银质奖章,茅台酒 “一摔成名”更是被传为佳话。谢馥春美妆品一举收获了两枚银牌,成为当时的中国化妆第一品牌。而王老吉凉茶则参加了1925年的英国伦敦展览会。

他们有了全球视野,也同样面临全球竞争。还记得电视剧《大染坊》里陈六子最后吐的那口血吗?产品硬、企业家硬,奈何国家不硬。

这一时代的民族品牌在名奖之外,也和名人亲密接触。冠生园邀请电影皇后胡蝶去为其月饼展销会剪彩,并与冠生园特大月饼合影,到解放前,已发展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食品企业。曾经上海滩最红的明星阮玲玉、周璇、胡蝶都是百雀羚的忠实用户。不仅如此,当时的上层社会也对百雀羚推崇有加:包括宋氏三姐妹及英、德、法等驻华使节夫人。这一个时期,民族品牌的大放异彩,对我们整个民族经济和自信的提升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一些民族品牌,历经改朝换代、战乱、公私合营,洋货冲击,在改革开放后,重新焕发了生机。消费者再次面对它们的时候,除了品质保证、地位象征,还有一份民族自豪和怀旧情怀。

大白兔奶糖依然是小时候的那个味道,而妈妈们还在用友谊牌雪花膏,用一点百雀羚和谢馥春,也许能找到一点民国遗韵。它们成了历史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穿的不是回力球鞋,而是一种敝帚自珍的心情。

千年古国没有千年品牌

要论史之悠久,华夏一族几无人出其右。但要论品牌的长寿,我们则远不如领邦日本。最老的企业品牌,前三名都是日本企业。日本超过千年的企业有7家,超过200年的企业有3164家,而超过百年的老号竟达两万一千多家。中国一直在经营、中途没有歇业的企业六必居酱园为最,至2018年有488年的历史。我泱泱中华,没有一家千年企业。

金刚组成立于日本飞鸟时代,以修庙为自己的主要工作。二战期间,没有修建寺庙的事了,他们就打棺材,打骨灰盒,自食其力,顽强地存活了下来。

直到今天,金刚组仍在坚持用传统建造技术,大梁、立柱、雕花、楔子,全部用手工打磨。采用世代传承的古法,木柱和横梁的接驳关节,全用纯木材纵横卡位技术来支撑屋顶,不用钉子是为了百年后修复保持最佳效果。当检修时,拆开柱子与横梁连接的内侧部位时,往往能见到“坚固田中”的字样。 “这是金刚组师傅的习惯,是给未来的人看的,要传达的意思是:这个时代是我创造的!”

这种精神超越了对短期利润的追求,成为一种对自我、对他人、对国家、对信仰的承诺与尊严,责任与践行。这种“厚德”,是支撑着长寿企业走过漫漫时空无数诱惑的精神内核。在这样可怕的日本千年企业精面前,我们有没有觉得愧对祖师爷鲁班?幸好,我们也有了德胜洋楼等一批中国精造范本,有了追求一流匠人的觉悟。

当然我们也有不少企业,称自己的工艺或声名已经传承千年。比如,某某黄酒就说自己是从殷商武丁时代诞生,存世6000年。某某酒厂也声称自己传承了3000年“头酒”文化。这些古法是宣传的需要,还是自己的内在要求?

离开了匠人、离开精造,品牌不过是无源之水。在这一点上,金刚组坚持哪些“千岁不易”,迎合哪些“一时流行”应该是我们深自思考的。

有媒体报道,德国反剽窃行动协会日前举办第42届“金鼻子剽窃奖”颁奖典礼,所颁发的奖项是要“表扬”每年商家在仿冒产品上的“成就”,结果中国企业再次满载而归,包揽了前三名。这也是一种“品”,一种“牌”。中国原创设计师马可说,中国品牌要走向世界,我们能够给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价值是什么?品牌后边必然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精神体系的支持。

这是中国品牌绕不过的问题。